Pinned post

没关系,精神状态糟糕成这样还要兼顾跑路和赚钱已经很厉害了

我要的:废除健康码和行程码,摘掉口罩,清算所有官员、白卫兵、投机倒把分子,为枉死的人平反昭雪,释放因抗议被捕的人,并给予相应补偿,CCP下台,习近平上海牙国际法庭以反人类罪行接受审判。
如此,才算彻底结束这场惨剧。

今天是鲁路修的生日,转发这条你的国家也会首都核平,国家解体,皇帝惨死

没有哪一次民众示威运动会是失败的,它只能算「达成了全部诉求」与「未能达成全部诉求」。哪怕「未能达成任何诉求」,它都不会是失败的,它既锻炼了民众对政治权利的行使意识,更积攒了可用于下一次示威运动的宝贵经验。

在其他地方受挫了,回到自己的赛博狗窝趴着

@board

更新一下:看現在cpp這個兇殘度,暫時不要嘗試在外面掏手機,太危險了,大家保護好自己!😖

分享一個iphone隱藏照片視頻的功能。具體操作是選擇照片視頻點左下角那個向上的箭頭,菜單往下拉選擇「隱藏」。在相簿的更多項目中默認能看到一個叫「已隱藏」的相冊,隱藏的照片視頻就在這個相冊裏。這裡需要我們把這個已隱藏的相冊也隱藏掉,到設定裏打開「相片」,把「隱藏相簿」的選擇關掉。再回來看相簿,更多項目中就沒有「已隱藏」這個選項了。
適用場景:在大街上拍短視頻或照片,碰到黑警上來查手機要求你刪除。
如果養成邊拍邊隱藏的習慣的話(拍完馬上點隱藏是很快的),他不會查到你手機裏有什麼內容需要刪除的,就算最後拍的一兩張圖或視頻沒來得及隱藏,他讓你刪你就乖乖刪除好了。路上攔截查手機相冊是不可能查那麼細查到隱藏相冊的。
這樣既能保護數據又能保護自己。 #BeWater

关注一下这个博主和它的粉丝们,它们扬言要把提供信息渠道帮助(比如如何应对做笔录这种经验)的博主的证据收集起来举报到国安和网信办。
如果能开盒就更好了!
劳扩,谢谢

如果有人认识在国内抗议被警察逮捕的人,请私信我。我们会想办法找到记者报道这些事

自诩大聪明逼的一般都是男的居多,基本上看见学生行动就是“被当枪使”“被煽动”“被带节奏”,然后嘲讽支持学生的其他人“你自己怎么不上”,好像支持学生而未行动的人是别有用心、居心叵测。
这帮逼啊,下贱还是其次,主要是愚蠢还自以为很智慧。知识主要来自逼乎、逼哩逼哩、学习强国和洗洗屁主题教育。一边瞧不上学文科的,一边对于人文社科政治这些东西高谈阔论。你要真想认真听听高见,发现也不过是传了不知道几手的东西低水平复读一遍。

iyouport.substack.com/p/5-12b
热心茸友提供的香港社运的资料,我觉得很有借鉴意义!先把手头比较要紧的部分做完再看看授权的问题,想把它汇编进去

Show thread

转载微信文章《小孩们,不要怕》对被捕或参与抗议学生的建议: 

一些经验給同学们。

这些内容我不能放在正文里,但这是我这些年的经验。请大家转发给需要的人看见:

先说最重要的一个,如果有一天你们被迫的得做笔录,请记住,不要害怕!!大人们在你们的身后

你一定要要求对方全程录音、录像。这是你的权利。如果对方没有录音、录像,你可以不回答任何问题。

一定要确认录音、录像开启之后,再回答问题。

与此同时,小心陷阱,学会说:“没有”“不存在”“不是你说的那样的”。该否认的问题,请你从始至终一直否认下去。不要被扣帽子。

不要提及身边人。要多说:“不知道。”所有互联网上的消息你都“不知道”、“没听说”。

千万不要说谎,你要坚持真相。不能造谣,也不能传谣。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请你记住,你跟别的所有人都不熟,这很重要,你们可以是室友,是同学,但也仅此而已。

在你陈述事件的时候,会有一位速记员在旁边记录,笔录结束后,这些记录他们都会要求你摁手印,签字,请注意,不要让他们添加什么,也不要让他们少记录什么。

如果他们添加了什么,或者删减什么了,一定要让他们删减/补充完再摁手印,签字。

其后他们可能还会拿一份打印版让你签字,请保证这一份电子版的笔录对你没有任何的不利。

与此同时,最重要的是:

所有的文字材料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然后改成你认可的样子,再摁手印。不要害怕,一定要核实。

在笔录完成后,他们会要求你亲手写下认可笔录,内容真实。

但是请记住,不在笔录上签字是你的权利。如果拿不准,你就拒绝签字。

请一定要记住,如果最糟糕的结果发生,律师可以调取笔录过程中的视频,但是,如果你签了字,摁了手印,律师将无力推翻,请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这是你们的媒体前辈能给你们的最真挚的建议,与最真实的经验。

如果你有所需要,至少我愿意无偿的提供我司律所的法律援助...欢迎后台联系我。

对了,笔录可能不止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你要记住,坚持你的真相,请一定要表达一致。

原文作者:装腔CLASSIC 公众号,失望的小李;(经象友提醒此人有投机行为历史,各位对于法律援助可自行辨别)
原文链接:mp.weixin.qq.com/s/V27LXgqyg9S
网络档案馆截图(本人第一次上传只会截图见谅):
archive.org/details/mp.weixin.

转:来自中国政法大学的爱!
一位19级的师姐发起,和20级的同学一起完‮了善‬这份【疫情‮间期‬依法沟通交涉指南】
用法律保护好自己!

暑假跟着教授做了一些关于 Terf 和 Transgender rights 的研究。我自己现在对这个领域,感觉更谨慎、更敬畏了。

我反对 Terf,或者说 Gender Critical Feminists 的很多观念和做法。1. Ta 们被一种无理性的恐惧(unsounded fears)驱使,认为 Trans 进入女性空间就会给女的带来伤害。而大量证据显示,Trans才是被伤害的更多的那一方。2. Ta 们有很典型的输赢二元对立心态和固定馅饼偏见,觉得跨性别权力的兴起,意味着女性权力的丧失。3. Ta 们认为 Gender 是一种意识形态,不承认 Gender 的实在性,认为只有 Sex 是真实的、可以用客观证据衡量的。4. Ta 们会武器化(weaponsized)言论自由。典型犹如 Jordan Peterson,认为 他大嘴一张 bullshiting 是基本人权,却不管别人有不被 hate speech 伤害的基本人权。5. 最荒诞的是,美国一些 Terf 开始跟宗教保守派站在一起了,化敌为友,就为了反对 trans rights...

以上是我看了一些英语世界Gender Critical Feminism 有关的文献后的判断。

但我最近的思考是,简中女权主义者可能比西方 Terf 多一重独特性——普遍的对“male”的恐惧。在我们这种女权洼地,很多女性都有对生理男性、男性器官、男性气质的创伤体验。童年被男亲戚骚扰,上学路上遇到暴露狂,随时担心被拐卖等等。遭受性暴力,就是咱们生理性别女的们的日常。此外,简中顺性别直男很多的确没操守,一出国就冒充 LGBTQ+和Trans,蹭各种 diversity 的福利。这的确是现实存在的问题。

所以,我一定程度能共情到一些中国女性对生理男、男性生殖器的应激言论。但是(此处大写),冷静下来,我们一定要区分,我们反对的到底是什么?谁是受害者?谁是我们的同盟?

女性是有创伤,但是跨性别者经历的创伤绝对不会少。女性是父权的受害者,跨性别者更是。我们为什么不能站在一起,把蛋糕做大呢?

魔导城的动画长到足以完成两个多邻国小单元

看到一嘟文里写“原来父母宁可信外人也不信孩子……来换取自己在众人面前的好名声”,真的是……深有体会 

发生这类事时我甚至已经成年的人,照样无法获得信任
相亲对象,因被见面后拒绝再次接触,打电话给介绍人,编造谣言讲我如何哄骗他又多次临时爽约。是祖辈给介绍的,介绍人就再致电给我父母,结果所有人都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一起骂我“不知好歹,让家人难做人”。逼迫得我不得不把手机上所有来电记录、vx对话甚至短消息都翻出来自证清白。由于我是不清理手机信息的懒人,所以懒惰在这时候成了唯一保护我的强力盾牌。
家人们仔细看过手机上所有相关内容,才算勉强接受。这其实算侵犯我个人隐私对吧?只要还对我有一丝信任,哪怕我展示手机,那也不该看。但就是看了,仔仔细细的,看完没有道歉。轻信旁人,冤枉我,同样没有道歉。
对他们来说这事就算揭过去了,也没人去找那人渣算账。从始至终有谁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讲话吗?没有。他们甚至不会反省自己为何不信任我,而是被外人两三句话就激得把矛头指向至亲的家庭成员。
我怎可能不深深记住这件事,怎可能不产生裂痕。叫我再无条件信任这些亲缘血缘者,可能吗?

不是,多邻国黄金段位就那么能卷了吗?

Show older
大声骂街比格犬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