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看得难过,如同看到毛老师讲自己被封了几个月以后决定要做老阿姨,面对暴政要撒泼要骂人,才能保留一点尊严

Pinned post

我决定借用一下无限流的概念,把社交过度/阅读文化批评过度/触摸乳头/直视自我时那种剧烈的虚无感称为基因锁……大胆承认本人这辈子也就到这了,精神变得更茁壮以前不再去偃苗助长,用一点闪亮庸俗的小东西取悦自己先度过这个冰河期再说吧

Pinned post

人家只想跟奈卜姐姐躲在人少的地方当尼特啦…

Pinned post

站长自我介绍:四十二岁,现居俄亥俄州,现役婚驴,老公失踪,二孩一狗,非法打工。

Show thread

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我要摸狗

我天天看狗吃瘪,是不是狗也天天想看我吃瘪

Fedi 站长们注意屏蔽一些新的可能利用漏洞进行恶意攻击的实例域名:

ignorelist[dot]com [1] [2]
activitypub-troll[dot]cf [3]
misskey-forkbomb[dot]cf [3]
repl[dot]co [3]

[1] sonomu.club/@[email protected]
[2] hackers.town/@yuki2501/1094535
[3] indieweb.social/@tchambers/109

在写问诊时的备忘,一边写一边意识到这个房子选得有多好,暖气温度够高,窗子大小高度合适,视野好,也不会太大而失去保护感,深色遮光帘内外都不透光,半夜醒来不会因为开灯在室内活动而映出影子,厨房和客厅够大,可以半夜做饭并在客厅散步打拳跳舞,因为楼下没住人所以也不会影响到楼下邻居,甚至可以在开阔的小区里溜达。今年冬天没有复发季节性抑郁全靠这个房子,找房子找得那么辛苦都是为了现在,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是

非常震撼,因为本人保持之前的体重没有十年也有七八年了,除了毕业前夕因为压力胖了三四斤以外一直稳定不动,运动也好节食也好暴食也好都岿然不动,还以为我会维持这个体重到老死,没想到肉就像没有物质的爱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

Show thread

捏着自己的大腿肉(物理)感受到卧槽我真的瘦了十斤啊,手感都不一样了,不会是lululemon给我勒的吧

醒了(。坐起来环视互联网
决定下个月去看医生开点安眠药,只要不吃安眠药我的作息就会不断往后出溜

獨立媒體 inmediahk.net正式登陸Mastodon。歡迎follow及boost。請捐款支持。

@of_null @runrunrun @board 拍腿叫绝了,各位象友能否不要在一些明显已经非常荒谬离谱的讨论串下投入严肃认真的讨论了…用抗议专门走美帝政治避难,槽点多到我都懒得打出来,说句其心可诛不为过吧?别路上看见一个想润的就当成同温层同路人啊?

现在感觉工人砸毁机器是大智慧,是时代留下的喘息空间,应该大肆赞美,要是放现在我砸机器有用吗,修理技师在一个航班之外,备用的摄像头在不知道本地哪个物流仓库,训练出的模型在地球另一边海底的机房,该砸哪

《电脑过保后我自学成才成为macbook维修大师》第一章:屏幕砸脸上了

距离上次吃饭已经过去六七个小时,一点不饿,啊今天是不是也吃不了第二顿了

成就:跟着节奏做了一首O.O时间的腹肌训练

翻译一下杨希璠记者在das Politikteil和时代周报两名德国记者里分享在北京参加亮马桥抗议的经历。她讲着讲着有点激动,开始哽咽了,我也听哭了。

我不是专业翻译人士,翻译粗糙,如果我有错漏希望象友指正!

标题“不要核酸要尊严!“

——part 1——

主持人:今天我们要讲一下我们什么时候录制的。现在是德国时间12月1日7点36分,北京已经是7小时后的下午了。
我们今天要紧急报道中国令人惊讶的情况,过去几天发生的抗议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自从三十年前1989年广场屠杀之后,中国从未有过这样的景象。我们今天要讨论一下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多个城市大规模的抗议。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现在我们甚至看到了中国民主的希望。
今天的嘉宾是时代周刊驻华记者杨希璠,主持人是tina和Heinrich。
杨希璠播报了“绿码,核酸一天”的电子女声,解释了这句话的含义。这是人们在进入餐厅,公共交通时必须扫的码,检察的人要检查健康码,绿码才能进入。健康码是一个非常令人费解的系统,在中国的健康监测系统是混乱的,有些功能完善,有些不好用。
我们现在想讲述一下抗议爆发的夜晚,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空气中有那么多东西。人们是愤怒的,怀疑的,被压迫的,但是同时也有希望。这些都是无计划的,在中国,人们无法注册并宣传抗议。(注:在德国抗议是可以向警察局报备并得到警力支持的)

主持人:周日有一个在你家附近的抗议,你什么时候知道家里附近有抗议的?
杨希璠:完全是一个巧合,一开始我是看到有人在上海直播。我也想去参加,但是我住在北京。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睡好,在晚上3点我醒了,本来晚上我是不看手机的,但是那天我上了个厕所,就看到了一个视频。在上海的乌鲁木齐路,我在上海住了五年所以我了解这条路。在视频里有年轻的上海人,有些戴了口罩,有些没有,他们在喊: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我太惊讶了,这种口号我从未听过。我立刻意识到现在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我根本睡不着,和我的同事yaqi yang聊了一下,我发现她也还没睡,并且几分钟之后她就找到了instagram上的抗议直播。我们就各自在家看直播,我们两个人都非常惊讶,第二天我们问自己,这意味着什么?

主持人:后来在北京发生了什么?
杨希璠:在北京第二天也出现了抗议,我们下午早些时候知道了会有人在亮马河抗议。亮马河离我住的地方非常近,只有几百米。我去了聚集点,我想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附近都是使馆区,到处都是警察。我也不知道,我根本想象不到这天在北京会有什么发生,因为大家知道上海抓了很多人,北京会有很多警察出警。21点开始周围都是警车。至少我在这天看到四小时之后,亮马河岸边还有民警和便衣。

Show older
大声骂街比格犬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