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特别焦虑于改造自己的生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这样就无法被承认。认同是不够的,人是社会性生物,当别人都把自己当作另一身份的人来社交、审视,所有的互动都隔了厚厚一层,而且时刻提醒着这具身体的排异。仅靠自我认同+亲友支持、不做手术就可以舒适地活下去的跨儿不是没有,但我所见的这样的跨儿也会通过有意使用着装和伪声来表达自我、提示身份。
另一方面,另一性的认同本身就意味着“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体”。你能想象你长着屌并且每天必须进入男厕所被一群异性有意无意地扫视到屌的感觉吗?每天带着晨勃起床、处理生理需求、选购另一性别的内衣,所有这些都会引起强烈的排异感。作为一个自然地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女性的人,你不会不舒服吗?跨儿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想象而是日复一日的现实。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排异感,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因为除了躺着思考以外的任何事都要用到身体,人被囚禁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只有改造身体才能彻底解决。不仅mtf是这样,ftm也是,有部描述一位ftm切乳房的纪录片叫切切乐,一个自我接纳良好的人也会做出的改造身体的选择,遑论难以自我接受的人。

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我来回答问题,希望能减少你的疑惑。
心理上的认同旁人难以体会是正常的,如果你能体会反而奇怪,因为这就是跨性别之所以是跨性别。我们不觉得自己属于被指定的那个性别,不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就是女性/男性啊”。对被指定性别的排斥感和另一性别的被吸引感很难说哪个更先被发现,但已经自我认同为跨儿的人,这两者一定都存在。在表达时很多跨儿会说向往另一社会性别的一些特质,我认为这不是单纯受刻板印象吸引,这么说是因为这些特质确实是当下社会、当下性别意识水平里最容易发现自己“异常”的破口。换言之,不是ta们因此觉得自己是另一性别,而是这是最容易解释的部分,你自己也说了“认同”这东西你根本无法理解,很多跨儿的表达能力也并不足以表达出发现认同/转换认同的细微过程。
跨儿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刻板印象——很多跨儿也知道一群没有同理心的顺性别天天觉得跨儿不女权。:) 如果只是向往另一性别的特质,跨儿没有必要“成为跨儿”,正常人都知道打破刻板印象地活着,比换个身份活着,要简单得多。选择进入另一性别的风险和损失足以过滤掉单纯喜欢女性特质的正常人了。

Pinned toot

本站今起关闭注册,仍可通过普通用户生成的邀请链接注册。邀请链接请勿发至PRC境内的公开网站,且单次邀请人数不要超过10个,以免为服务器和我的钱包增加负担。

Pinned toot

殆知阁、猫站、mastodonhub、“中文万象宇宙”,认识不到这几个玩意傻逼在哪里还上赶着给殆知阁当奴才的请滚,少来四处骚扰演戏装受害者,不要等我拉黑。

Pinned toot

是这样的,本站如果有规则,最高的规则就是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如果发了会被管理员隐藏并警告,多次坚持发布可能被删号。 :Albus_shaking:
想玩实名社交,可以上别的地方去。

因为非常抠非常懒,不想做出任何会被浪费的努力。
何况是给卷王们做气氛组。

Show thread

虽然很久以前就拉着朋友们说我们现在应该一起制作一份精美的简历,不过真到了需要投简历的日子还是会觉得悲壮。

看到转发ID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我在网上背着人做比格犬”是谁

微信有多傻逼呢,我换手机以后工作相关的五六十条收藏成了这个样子,哈哈!

新建了一個 Mastodon 服務器,可以幫助容納一些用戶。目前開放注冊,求諸位站長們幫忙轉發吆喝一下。

謝謝。

@poga
@strawberry
@bgme
@salt
@admin
@wxw_moe_status

antisocial.science/@kagemusha/

一年多前都想不到,原来那个保护学生阻挡警察的中大,现在不仅能报警逮捕学生、强行澄清校园内不能讨论港独,还DQ掉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学生会。
钱穆若泉下有知,会是如何痛心疾首。

皇上登基那天吃的是鸡肉面还是猪肉饭?

——@四鸾渊 m.weibo.cn/status/IAy3sEzUx

微博号快没得用了,换个ID表达一下对老盟子的思念。

中文mastodon的妖魔鬼怪真是在一代代进化了……很早的时候我看到 清华闭社 那样人畜无害的站都会觉得不适应,直到后来出现了殆站。殆站用户本身只是爱殆和岁月静好吧,结果又出现了粉红辈出的2hengxing。我以为2hengxing已经挺讨厌了,结果殆不甘于人后,搞出了一堆阴间镜像账号。
然后到现在就出现了把举报写在站规里面的熊站。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墙啊。

互联网每天都有新的吵架内容,我真的蛮开眼。

我微博和长毛象用的是两套id,长毛象目前用的是之前炸掉的那个号的名字。我在熊豆挂的那个名单里,建议举报的备注是危险言论,并且被评价“试图搞颜色革命”和“可能不是中国人”。
饼站被wland站长挂的不只是一个周虾仁,明目也不只是一个“挑唆对立”。

就實例屏蔽這件事而言,並非針對未發生的未來進行反擊行為哦。「預防性拉黑」的對象(殆知閣等)都已經在明確指定了規則,並把所有與實力有連接的人都置於其規則下(想想管理全世界的國安法)。有了這個規則,殆知閣等針對其他站用戶的反應是可預測的確定事件,才不是會陷入「祖父悖論」的問題。即使他們沒有嚴格執行規則,也是因為其他因素的考量而不是他們不想執行 。

對於陷入這種受制於人的不平等關係,我非常不舒服。當然,實力屏蔽能不能起到保護的作用及需不需要這種做法是另一個執行層面的問題。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