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特别焦虑于改造自己的生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这样就无法被承认。认同是不够的,人是社会性生物,当别人都把自己当作另一身份的人来社交、审视,所有的互动都隔了厚厚一层,而且时刻提醒着这具身体的排异。仅靠自我认同+亲友支持、不做手术就可以舒适地活下去的跨儿不是没有,但我所见的这样的跨儿也会通过有意使用着装和伪声来表达自我、提示身份。
另一方面,另一性的认同本身就意味着“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体”。你能想象你长着屌并且每天必须进入男厕所被一群异性有意无意地扫视到屌的感觉吗?每天带着晨勃起床、处理生理需求、选购另一性别的内衣,所有这些都会引起强烈的排异感。作为一个自然地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女性的人,你不会不舒服吗?跨儿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想象而是日复一日的现实。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排异感,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因为除了躺着思考以外的任何事都要用到身体,人被囚禁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只有改造身体才能彻底解决。不仅mtf是这样,ftm也是,有部描述一位ftm切乳房的纪录片叫切切乐,一个自我接纳良好的人也会做出的改造身体的选择,遑论难以自我接受的人。

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我来回答问题,希望能减少你的疑惑。
心理上的认同旁人难以体会是正常的,如果你能体会反而奇怪,因为这就是跨性别之所以是跨性别。我们不觉得自己属于被指定的那个性别,不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就是女性/男性啊”。对被指定性别的排斥感和另一性别的被吸引感很难说哪个更先被发现,但已经自我认同为跨儿的人,这两者一定都存在。在表达时很多跨儿会说向往另一社会性别的一些特质,我认为这不是单纯受刻板印象吸引,这么说是因为这些特质确实是当下社会、当下性别意识水平里最容易发现自己“异常”的破口。换言之,不是ta们因此觉得自己是另一性别,而是这是最容易解释的部分,你自己也说了“认同”这东西你根本无法理解,很多跨儿的表达能力也并不足以表达出发现认同/转换认同的细微过程。
跨儿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刻板印象——很多跨儿也知道一群没有同理心的顺性别天天觉得跨儿不女权。:) 如果只是向往另一性别的特质,跨儿没有必要“成为跨儿”,正常人都知道打破刻板印象地活着,比换个身份活着,要简单得多。选择进入另一性别的风险和损失足以过滤掉单纯喜欢女性特质的正常人了。

Pinned toot

本站今起关闭注册,仍可通过普通用户生成的邀请链接注册。邀请链接请勿发至PRC境内的公开网站,且单次邀请人数不要超过10个,以免为服务器和我的钱包增加负担。

Pinned toot

殆知阁、猫站、mastodonhub、“中文万象宇宙”,认识不到这几个玩意傻逼在哪里还上赶着给殆知阁当奴才的请滚,少来四处骚扰演戏装受害者,不要等我拉黑。

Pinned toot

是这样的,本站如果有规则,最高的规则就是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如果发了会被管理员隐藏并警告,多次坚持发布可能被删号。 :Albus_shaking:
想玩实名社交,可以上别的地方去。

我自己对主仓库设定的默认值是挺喜欢的,无论是五百字嘟文长度还是50kb表情大小 :ablobcatbongo:

想了想这个事情应该算由来已久了。lain(Pleroma作者)原来在blog里讲过(忘了在哪了),Mastodon的设计特点是通过一系列不可变更的默认值来引导用户甚至社区。(最典型和容易理解的例子,字数上限和媒体数量上限。)
lain不太喜欢这一点,他的Pleroma的设计原则是提供尽可能多的选项任由用户/站长挑选。比如说你甚至可以用Mastodon的前端运行Pleroma。
我认为后者设计理念和做法上更好。Eugen因为拍板做决定太多也导致他得罪了不少人,很久以前就发生过很多次原因类似的事情。

新冠流行期间的每一次上呼吸道感染都让我有一种“很多年后迁居火星基地的猫叫机器人还会想起佢二十多岁时毫无所觉地将delta变异毒株传遍整个城市的壮举”的背德感。

网络冲浪第一要务不得不说还是要远离疯人院。

而老师的re: incarnation是亡灵在monumental moment重现 :AAAAAA:

康乃馨carnation带着明显的宗教色彩,incarnation指耶稣道成肉身,reincarnation则意味着重生、转世。正如嘉年华carnival一词在日语中写作“谢肉祭”一样,康乃馨的词源也是肉carne,康乃馨花朵的肉色自古以来就是绘画中人物肌肤的颜色,英语单词中pink的词源据说也来自康乃馨的荷兰语pinkoog(闪耀的眼睛),当然也有其他说法,不做赘述。

Show thread

看了一会俄式拳击训练视频,直接给我整懵了,步法和思路是完全不一样啊

今天的拳击和プロレス安利看来是没卖出去 :Albus_shaking:

我们毛象 Team Cyber Regugee 好像也是这个色(shǎi’er)

从不看晋江,才知道去年有这么好笑的事:作者“爱吃辣鸡粉”非常彪,写个穿越文《真女子从不回头看爆炸》。情节包括穿越回1921年把中共开一大的船给炸了,并击毙毛泽东...作者对此的解释是想表达“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结果刚表达出前五个字就被禁了... :ageblobcat: 另一作者璃石《我和魔王是乡》作品里魔王是“基建狂魔”,名讳“维尼”,为了防止出现搅动世界的大人物所以没有图书管理员... 结果就是晋江纯爱板块被封两星期。:ablobcatbongo:

笑死,赵立坚接受完8个中国记者的捧哏式提问,把一个宝贵的真·提问机会给了俄爹,不料俄爹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比什么彭博社路透社凶多了
world.people.com.cn/n1/2021/07
塔斯社记者:中方援引国际研究者称,人工合成病毒以及实验室泄漏都是阴谋论。同时中方又呼吁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请问“认为实验室泄漏是阴谋论”和“呼吁调查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否相互矛盾?

Show thread

想重新留成妈妈一样的卷发丸子头 但是发量好像不允许我这么做了 :0190:

速报:看了一会性别麻烦 从巴特勒身上感受到了缺失已久的人的力量 好多了
(明明以前一读就困的

啊 又想起了因为高压应激失去行动力而被某个前伴侣暗地看不起的事了(

自救的念头 

1 一旦从一句话里看到过界/误解/过界的试探,我会难受到这一天睡觉时。意念中的解决办法是把相应对话上下文全部删掉,并在心里对人大喊你他妈有话直说,少来试探我。
2 搞森山合适的地方只有联邦宇宙,没有别的地方,把他当艺人而非艺术家的自信观众实在太多了。
3 下半年急需和每日screen time小于15小时的人合住。
4 暂时不能搞森山相关的任何创作,一旦开始动手又回到了无法忍受任何不完美的焦虑状态里。
5 想把名和姓全都改掉。
6 我确实是一个通过购买电子产品来吸取快乐的废物人间。
7 我能支配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搞森山,如果我和一个人聊天聊了很多还没谈及森山老师,那说明我在有意避谈,不想直说比较伤人的话。但精神状态不太好的时候就不太有力气粉饰对话,有时候虽然提着一口气把对话粉饰成了照常友好的样子,心里已经在止不住恨对方了。
8 你妈的,活着好累,要背负本不必背负的风险准备好浪费五年,还得对让自己陷入不幸的人保持友善,真是不如咱们一起打点药安乐死算了。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