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特别焦虑于改造自己的生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这样就无法被承认。认同是不够的,人是社会性生物,当别人都把自己当作另一身份的人来社交、审视,所有的互动都隔了厚厚一层,而且时刻提醒着这具身体的排异。仅靠自我认同+亲友支持、不做手术就可以舒适地活下去的跨儿不是没有,但我所见的这样的跨儿也会通过有意使用着装和伪声来表达自我、提示身份。
另一方面,另一性的认同本身就意味着“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体”。你能想象你长着屌并且每天必须进入男厕所被一群异性有意无意地扫视到屌的感觉吗?每天带着晨勃起床、处理生理需求、选购另一性别的内衣,所有这些都会引起强烈的排异感。作为一个自然地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女性的人,你不会不舒服吗?跨儿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想象而是日复一日的现实。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排异感,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因为除了躺着思考以外的任何事都要用到身体,人被囚禁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只有改造身体才能彻底解决。不仅mtf是这样,ftm也是,有部描述一位ftm切乳房的纪录片叫切切乐,一个自我接纳良好的人也会做出的改造身体的选择,遑论难以自我接受的人。

Pinned toot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2/2)及阴阳怪气黑泥【。】 

@daisyn0925
我来回答问题,希望能减少你的疑惑。
心理上的认同旁人难以体会是正常的,如果你能体会反而奇怪,因为这就是跨性别之所以是跨性别。我们不觉得自己属于被指定的那个性别,不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就是女性/男性啊”。对被指定性别的排斥感和另一性别的被吸引感很难说哪个更先被发现,但已经自我认同为跨儿的人,这两者一定都存在。在表达时很多跨儿会说向往另一社会性别的一些特质,我认为这不是单纯受刻板印象吸引,这么说是因为这些特质确实是当下社会、当下性别意识水平里最容易发现自己“异常”的破口。换言之,不是ta们因此觉得自己是另一性别,而是这是最容易解释的部分,你自己也说了“认同”这东西你根本无法理解,很多跨儿的表达能力也并不足以表达出发现认同/转换认同的细微过程。
跨儿不是不知道什么是刻板印象——很多跨儿也知道一群没有同理心的顺性别天天觉得跨儿不女权。:) 如果只是向往另一性别的特质,跨儿没有必要“成为跨儿”,正常人都知道打破刻板印象地活着,比换个身份活着,要简单得多。选择进入另一性别的风险和损失足以过滤掉单纯喜欢女性特质的正常人了。

Pinned toot

本站今起关闭注册,仍可通过普通用户生成的邀请链接注册。邀请链接请勿发至PRC境内的公开网站,且单次邀请人数不要超过10个,以免为服务器和我的钱包增加负担。

Pinned toot

殆知阁、猫站、mastodonhub、“中文万象宇宙”,认识不到这几个玩意傻逼在哪里还上赶着给殆知阁当奴才的请滚,少来四处骚扰演戏装受害者,不要等我拉黑。

Pinned toot

是这样的,本站如果有规则,最高的规则就是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如果发了会被管理员隐藏并警告,多次坚持发布可能被删号。 :Albus_shaking:
想玩实名社交,可以上别的地方去。

男写手会议性骚扰事件余波稍平:七英俊更新了!

二百八十三年过去了我终于卖出了《利根川》的第一份安利

虽然见过别人说过,但我还是要感叹一句:你国违宪审查百年不动一次,终于动一次居然用来限缩公民权利,闻所未闻。

由于感到太幸福而发起话题

#猫咪的可爱瞬间记录

1. 回家时从沙发“哇”地一声跳下来,然后“哇嗷~~”一声问好 :tzcat12:

2. 睡着时听到叫她吃饭,伸着懒腰站起来,两只前爪远远地伸出去,大大地张开成两朵小花 :tzcat32:

3. 半夜躺在人脑壳边上呼噜,并在被子角来回踩奶 :saltamoto013:

4. 在被窝里两个爪爪搭着人的腿睡;:saltamoto016:

5. 着急叫人来的时候,耳朵随着叫声往下一垂一垂的 :blibcat:

6. 人洗澡的时候总是担心,一定要进来看着,爪爪扒在浴缸边上,眼睛瞪得溜圆 :ablobdundundun:

7. 把小玩具叼到人手边然后坐着乖乖等 :ablobcathappypaws:

8. 抹了脸或者护手霜后总会过来舔人,“怎么又把自己弄脏了我来给你洗洗” :ablobnervous:

9. 睡着时突然开灯会捂住眼睛,但是如果是人回来了开灯就会闭着眼睛站起来“哇嗷~~” :blobcatsleep:

欢迎象友补充 :happycat:

最近在适应新的文体,在写作和逻辑上需要一些反馈意见,于是想来问问各位对我语言风格的观感:我写的长嘟文好读吗?如果不好读,是内容的关系、语法的关系还是行文结构的关系?
(是多选噢

最近在适应新的文体,在写作和逻辑上需要一些反馈意见,于是想来问问各位对我语言风格的观感:我写的长嘟文好读吗?如果不好读,是内容的关系、语法的关系还是行文结构的关系?
(是多选噢

在家发现了一瓶两小时20分钟后过期的白啤!今晚上不喝酒说不过去了吧! :angery:

#0基础Misskey搭建 我写完了!!!放在 @ShyKana kana酱搭的wiki站点上了(不好意思,不请自来,我太懒了不想搞blog)。
有点长,从购买域名、vps,dns解析到最后建站的流程都写了,我也不确定这算不算真正的0基础,但是我本人是这样一步步从不懂coding不知道vps的小白走过来的。
接下来可能还会写一点关于Misskey的使用心得,应该也会放在那里吧(请kana允许我在上面更新www)
献上教程地址:wiki.iroiro.party/doku.php?id=
收工

武汉封城一周年,印象深刻的是这张4月8号解封当天拍的照片

不仅也是报名几百块的网课,还忘了看直到过期,原来我们起跑线确实差不多

Show thread

日啊,做报告求助专业的朋友,才知道原来你们专业的也是遇事现学

“她不是无辜受害者”逻辑一脉相承哈 

bgme.me/@SherylLin/10560354338
截图里的发言真是...
“我知道赌站人一直讨厌她”
“我也想居中调停来着,只是一直没做”
所以你就对霸凌冷眼旁观并继续和霸凌者友好互动??
“但她也不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
然后您把她表达自己感受到冷漠的话当作她攻击指责别人的话,she deserves it又来了是吗。
在云晏最早找我讲话、为出警行为解释调停的时候我就可以感受到她对极光等人的尊敬。大家都是讲礼貌的人,有些严重的不满会体面地讲出来,这不代表体面地讲出来的话都是严重不满、攻击指控,你非要觉得云晏在攻击,那你觉得赌站站民在做的又是什么?

因为我不说话所以就变成了我多次攻击极光对她带有敌意?
bgme.me/@SherylLin/10528979334
当初她们截图复制我的嘟文链接自己抱团骂我,我还想着是不是我做的不对有什么误会我主动@她跟她单独对话
变成了我攻击她?
能不能要点脸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