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很好奇,要怎么界定心理上的男性和女性(。
以前的一个课题是假两性畸形相关的,科研导师说一般会按照患者心理认同和社会性别做变性手术这样,也有转回生理性别的。但是这应该就算比较简单的情况……?(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防杠说明:我认同男跨女属于女性,女跨男属于男性;我不care跟男跨女一起进女厕——事实上,只要能保持环境清洁&不死盯着对方生殖器看,我不care跟任何性别任何物种一起进任何厕所(。
关于trans的性别认同,我是完全可以接受“一位trans只要内心是男/女性,无论ta生理性别啥样,那ta就是男/女性”这个理念的。但是吧我搜了一圈,惊恐地感觉男跨女们自己不这么想啊?每个人都表现出向往手术和激素治疗的亚子,特别希望自己长相女性化有胸有批,特别焦虑于自己有胡子有屌……
我真的缓缓打出问号:?你们这不还是在认同生理性别吗。不还是觉得自己心理上是个女性并不能成为女性,生理上也成为女性才是女性吗……
所以mtf们一边追求生理上成为女性,成为不了就各种trigger各种焦虑,一边心理上是女性就要求上女厕,我觉得这很割裂耶——
至于ftm,呃,毕竟我觉得可能有没做手术但打扮得很女性的男跨女勇敢地使用女厕,但我很怀疑有没有没做手术的ftm能勇敢地使用男厕小便池……

Show thread
Follow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特别焦虑于改造自己的生理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不这样就无法被承认。认同是不够的,人是社会性生物,当别人都把自己当作另一身份的人来社交、审视,所有的互动都隔了厚厚一层,而且时刻提醒着这具身体的排异。仅靠自我认同+亲友支持、不做手术就可以舒适地活下去的跨儿不是没有,但我所见的这样的跨儿也会通过有意使用着装和伪声来表达自我、提示身份。
另一方面,另一性的认同本身就意味着“不喜欢自己现在的身体”。你能想象你长着屌并且每天必须进入男厕所被一群异性有意无意地扫视到屌的感觉吗?每天带着晨勃起床、处理生理需求、选购另一性别的内衣,所有这些都会引起强烈的排异感。作为一个自然地从来就认为自己是女性的人,你不会不舒服吗?跨儿感受到的就是这样的不舒服,不是想象而是日复一日的现实。当人对自己的身体都产生排异感,几乎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因为除了躺着思考以外的任何事都要用到身体,人被囚禁在不属于自己的身体里,只有改造身体才能彻底解决。不仅mtf是这样,ftm也是,有部描述一位ftm切乳房的纪录片叫切切乐,一个自我接纳良好的人也会做出的改造身体的选择,遑论难以自我接受的人。

· · Web · 1 · 4 · 9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admin 嗷!我回来了我刚看到,谢谢您耐心解答!大佬辛苦啦!猫猫五体投地感谢.jpg
我等下洗漱回来慢慢看,可能还是会有疑问(按我的脑子甚至可能奇怪的疑问变多了.jpg)所以可能还会想继续跟您交流!希望不会打扰www
扫了一眼最草(中日双语)的事可能是这样:德洛莉丝我当然知道还是我互关,我以前也对是trans这件事有印象,所以翻微博的时候我特意搜了一下,发现她说自己上男厕,导致我以为她是女跨男【草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今天我特意翻了下微博,是女跨儿,然后顺着她的微博又找到了一些在女权领域也会发声的女跨儿~
weibo.com/6891330920/Jp2rd1tt9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admin 好的👌谢谢推荐~
叙述可能有点混乱,将就着看一下x
我对跨性别者最早的认知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之前做过的假两性畸形课题,患者有批的不一定是女性,有屌的不一定是男性,基本尽量按照心理性别做相应的手术。所以我的概念里一直认为心理性别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心理认同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
但是trans们的性别认同似乎实际上是心身合一的,也就是说ta们会排斥原有生理性别,并追求生理性别上也成为心理性别——按您的描述,男跨女对自己有胡子有屌会晨勃、女跨男对自己有乳房有批会来月经的情况都感到很痛苦,ta们不管有没有条件都很愿意接受激素和手术干预。相较于无时无刻的这种排异般的痛苦,我感觉社会环境的接纳之类的反而是比较次要的原因了。
所以就,跨性别者对自己及其他跨性别者的性别判定到底是怎么算的,是心理认同,激素干预,性别重置手术中的某一项为准还是怎样……我觉得跨性别者们看法也不是很一致的亚子(。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不太懂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绕住 :0090: 就按你最初假设的身心二元论好了,这个二元论不完美但有些跨儿会用此解释自身困境, 我们暂且接受它:将生理和心理对立起来,则必然要认为其中一者统御另一者,通常是心理统御生理,以此达成二元的统一。而这种统御无法实现的时候,比如跨儿的生理状况与心理认同不符,就有必要改造被统御的生理一方。这里的“认同”是心理概念,无论生理的改造完不完成,心理上认为自己是了,认同就完成了,改造生理是为了使被统御和驱使的生理状况能与认同统一,而不是为了达成认同--它已经达成了,只是不做改造会有排异感、会感到无法二元统一、会无法被其他人接受。这是生理-心理二元论的解释,哲学框架老套,不完美,但凑活堪用,我的原则是当事人用什么框架解释,我就接受这个解释方式。

关于跨性别的疑惑( 

@daisyn0925 回到问题本身,我目前的回答是:认同从概念上就只是由心理认同决定,激素治疗和性别确认手术是改造生理状况以适应认同的手段,但面对顺性别的比较和社会的审视,没有做出生理改造的跨儿很难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那一性别”。
这个回答的样本也不算多,我觉得更直接的办法是去问那些正处于生理改造中或准备进行改造的跨儿:你是“想成为”那一性别,还是“已经是”那一性别了?你对出生以来被指定的性别还有认同感吗?这样的回答会更具体。

质疑身心二元论、生理性别、心理性别的概念。 

@daisyn0925 就,我觉得改造身体这个举动,按照身心二分法是可以解释的,我不太明白怎么从这个现象推翻了身心二元而进入了身心合一。
就身心二元这个哲学框架来讲,我是不太认同的。我的体验里,认同这件事不能完全脱离肉体的影响--不是说肉体状况会促进或阻碍认同的达成,而是,作为一个药物治疗已久的抑郁症患者,我会怀疑异于被指定性别的性别认同的形成,本身或许也有某些生理基础。身与心二分的概念可能自身就有问题。这不耽误我们用“性别认同”这一概念描述认同问题最关键的那个表象,但心理性别vs生理性别的二分,以至于把二者对立起来、努力思考哪一种是当事人性别的决定性因素(甚至为找到确切答案划出“未干预-激素治疗-手术治疗”这种光谱),这个预设了二元论的框架我认为是不可取的。使用“性别认同”就好,它是黑箱机制最终的结果、是抛去哲学框架的单纯描述,不要纠结身与心哪个更重要。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