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今天获知的令会中国部分女权主义者感到冲击的事件:les也是会想代孕的;今天认识的les是我一度交际圈里唯一一个表达想代孕的,即,并没有gay在我看到的地方这么说过。
(我只记一笔,请不要跑来骂代孕者。

@admin 部分铁T 实际上就在拿自己的P 当代孕母亲,随便找个精子,用自己的卵子和P 的子宫来孕育“爱的结晶”

@rahuyana 我觉得只要在家庭内共同养育这不能叫代孕

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折一下 

@rahuyana 我想了想,把T卵P怀称作代孕,等于承认血缘中心主义的母亲认定方式,然后我查了下中国判例,有判决结果的我就看到这一个:
m.sohu.com/a/424009996_1201464
典型T卵P怀,法院遵从的是分娩者为母而非血缘者为母的原则,判给了P,挺好。这歌案例里的T好恶,居然能为了拿到抚养权而跟法院说自己就是找了个代孕,很难不骂一句繁殖癌。

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折一下 

@admin
啊,我这边觉得像代孕,主要是代孕的主要目的很多时候是为了减轻卵母在怀孕中的身体负担,同时确保卵母的基因能延续,少部分代孕中妻子并非卵子提供者,那这里是为了保证精子提供者基因的延续。

这个场景里P 使用子宫的目的是为了减轻T 的身体负担同时延续T 的基因,不纯粹是P 自己想要小孩,否则完全可以直接取捐献的精子和自己的卵子结合。

法院采娩出主义不代表大部分人就是这么想的,大部分人就是血缘中心,案例中的T 就是典型,至少可以说她是完全转嫁了怀孕的负担,把P 当成工具在用

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折一下 

@rahuyana
啊我发现你对代孕的看法是从基因延续出发的,而我在这个场景关注的主要是孕母失去母亲身份和抚养权 :ablobowo: 我理解你的意思的!
我觉得A卵B怀里A和B肯定是都想要小孩的,不能视作对某一方的愿望的妥协,否则也不会有抚养权官司。B固然可以自己用自己的卵子生育,但这样的话孩子和对方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一段关系里的couple肯定还是想共同参与到生育过程中的吧。我觉得A卵B怀对一些人来说就是唯一可选的合作生育的方式,它是不是剥削取决于关系破裂时谁能获得那个唯一的母亲身份。当然利用血缘中心主义的社会观念去剥削对方,搞成事实上的代孕,一定程度上做得到的。只是我觉得最终剥削能不能持续还是得看判例。
在B选择去做孕母的时候,她是认为自己也是母亲的,至少在那个时刻她们自己并没有采取纯粹基因说,从这个角度出发,我想和她们采取一样的立场。(忘了哪个人类学研究说商业代孕的孕母也会认为自己是母亲之一,我觉得挺好,如果大家能好好面对母职的拆分就好了。

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折一下 

@admin
能理解商业代孕里孕母对孩子产生母性觉得这是自己的孩子,这种情形应该不少,但还是没法凭此排除行为本身的剥削性质?毕竟我的关注点除了基因延续的问题,还有孕母的身体负担……

“A卵B怀对一些人来说就是唯一可选的合作生育的方式,它是不是剥削取决于关系破裂时谁能获得那个唯一的母亲身份。” 很合理,我也认可一段关系中的伴侣都希望参与到生育过程中的愿望,但血缘中心的生育观念如果不消解的话,社会认可的“母亲身份”可能还是会归于基因提供者,会让人觉得,承受怀孕负担的那一方被当成了工具。而且我觉得大概不少铁T 拒绝自己承担怀孕时的身体负担,不会替P 生个属于她们的孩子,就算她们的关系不破裂,实际上P 在生育上付出了更高的代价……总觉得是有点不公平的(。

另外,题外话,是地域特色的隐忧,即便(商业)孕母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她也未必有经济能力养育这个孩子,将抚养权判给孕母未必符合最大程度体现了对儿童和母亲的利益保护。

不知道对不对,总之折一下 

@rahuyana 身体负担这件事如果是有TP之分的couple确实挺不公平,不过我也看到另一个官司里两方都尝试怀孕了,但有的胚胎存活成功有的没能存活,就突然发现les couple的身体劳累、损伤不仅发生在怀孕过程中,也发生在准备辅助生殖的过程里,即使一方没有生下一个孩子,可能也是付出过很多辛劳的。这和我以前想象中的类似异性恋家庭的生育过程挺不一样,我又naive了 :ablobcatbongo:

@admin 我身边及世界的话唯一一个见到真的去国外代孕了个儿子的,是一个独身主义又很想要孩子的高收入异性恋女性。她买了外国精子用自己卵子在美国代了混血宝宝。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