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虽然我和青椒好几个号都没有再互动了,但依据以前的交流,我不认为青椒(gpepper)的立场可以用粉红来概括,不认为青椒是匪谍,也不认为青椒会对联邦宇宙的网友进行举报。青椒来得很早,可能比我还早,在我早期更频繁地表露政治意见时青椒并没有对我进行攻击、举报等恶意行为。我不反对对关注者进行政审,但我个人认为微博转发和短发言在政审个人意见上的价值比较有限,至少不比长毛象发言更有价值。
以及,用“入驻毛象”来形容青椒让我忍不住想笑,这真是过于隆重了吧!

· · 6 · 20 · 28

挂人者给的证据是青椒19-20年在微博上转发附和对于香港和香港民主运动参与者的负面态度。我觉得这样的态度不假,但它也不是一个强烈的仇视态度。同一时期我也在旧草莓县大肆输出对于香港民主运动的看法、概念澄清,这两种不同态度在草莓县同时存在,但并没有人互相攻击举报,在别的问题上依旧可以互相评论搭讪、版聊。我觉得这也是联邦宇宙的珍贵之处。
那时候是对于中国内宣大肆煽动、联邦居民对香港民主运动态度最为分裂的时候,那时候都没有攻击举报,我认为今天也不会。诚然我后来因为别的原因而不再关注青椒,但我的印象里佢不是危险得应该被挂的人(记性好的朋友知道,我维护着一个个人拉黑清单,我觉得该拉黑的我都记着ID,很记仇……)。当然个人印象仅供参考。
保护隐私、不要发可以关联到现实身份的信息,这件事永远正确,但我觉得这样做最好是因为自己的原则,而不是因为指认出某些具体的“危险分子”。“危险分子”是指认不完的。

最后,我认为在“不打算听这人解释了”的情况下,私下和朋友交流 与 公开指认 是性质不同的两件事。后者会引起网暴。

我私心比较希望朋友们转发下这条…

@admin 我一整个呆住,怎么这么突然草(。

@Lucifuer @admin

我有个疑问
我没有微博号可能不清楚
19-20年的转发 需要在发言者微博帐号的页面往前翻很久吗

@admin 因为不了解当事人但是当时已经转了,所以去取消转嘟了!

@moondid 谢谢!当事人是什么样的人您可以自己看看 我只能说无法概括 当代中国人的政治立场已经不是几个维度的光谱可以形容的了,而人有政治立场以外的东西。

@admin 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而且我的立场也不是大部分毛象人的立场。但是当时还是没多想就转发了,看到您说的这些感觉稍微有些欠妥。

@Sammy 可能我们关注的人来的都比较早 认识青椒(

@admin 可惜我的脑子只有一些隐隐约约的印象了,不过无所谓,有缘再见啦

@admin “入驻毛象”这个词就如同“入股区块链”一样充满了cringe

@admin 只针对青椒注册长毛象的时间很早提供一点证据,是我在整理自己的小号时偶尔发现的。
我的小号关注了海嘟督因而得以保留了部分原草莓县的数据,截图里可以看到青椒和海嘟督的简单对话,足以证明青椒是旧草莓县民。

@admin 以及,青椒是旧草莓县民和是否要屏蔽青椒是不同的两件事情。
感谢象友 @Lucifuer 提供了更多信息供我做选择。

@cong 好古早 那时候海嘟督还会介绍站长的现实工作

@admin 真的很早,我刚才去试着访问那个中文实例,发现实例已经不在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咱比格犬受不了这委屈!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