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愤怒。这位我不认识的此方站长原来也并不无辜,一起参与到了对bgme的辱骂讽刺里啊。我依然不会以站长的权力屏蔽赌站和SCI站,但对我个人而言,赌站的全体用户和SCI的站长我是无法给出什么尊重了。我会拉黑伊们。(我存了云晏的图重发是希望她少受打扰,我自己倒没去看那群人在说什么,希望大家对受害者多支持而少打扰 :anna04:

最近一次觉得李如一式语言规范可笑是什么时候呢?是偶然点进盘古之白的时候。一个以优雅、流畅、规范为价值取向的工具在自己的项目页面和转换页面发出这种暗戳戳的诅咒,实在不很高明,不很优雅。
说到底中西文间字距变化这件事,既不适用于中西频繁转换、西文极短而字距本就不小的场合,也不应该纯由人力加空格调整。要求人去加空格绝不是最好或万能的解决方案,变成流行规范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结果,不是万世之规、神圣之法。

Show thread

看到孟朝辉的演员,我妈:刘威!
我:海一天!
(可以说跨了二十年的撞脸!

虽然这个论断也许大致是对的,但不同人说出来有不同的好笑。我见到这种privilege check都很想笑,是啊意识到性别二元体系和酷儿身份原来是特权呢,所以我一个non-cosmopolitan background的人自己挣扎确认的酷儿身份是什么玩意,是假的吗?当然你也可以用概念定义把闭塞县城做题家的身份体验排除出去,那就会变成循环论证:用建立在cosmopolitan privilege体系里的定义论证自己接触定义是privileged的--那又到底有什么privilege可言呢,无非是咱们不一样罢了。社会政治经济的确重重枷锁,但也不必以为我们必得是下位、是传播结构里的被动接收者、是蒙昧空白、是没了cosmopolitan culture 就无法确证自己存在的可怜人。
不是批评指责,只是作为更subaltern的人觉得好笑,自省是好的,但是自省时不经意地使用这种垄断定义,以至于流露出一丝凡尔赛感,大概是自省得太“自”了。

去年这个时候好像去看他们最后一次演唱会了,那时候还没有痿,被激素支配得狼奔豕突,每天疯狂观看winds老歌配乐的cp手书视频(

既然都在说想做手艺人那我就趁机推销一下......可以用两整天的时间和女权艺术家一起制作定格动画!在校学生还有奖学金~
mp.weixin.qq.com/s/XD-JbvMDvz8

你瞅这话说的,有区别吗,“我也没有禁止你用呀但是我看到你用我就骂你恶”?你那是禁止不了。

其实这周都很不快乐,但也没有什么办法,吃药是不能再吃药的,只能疯狂看猫看狗看大鹅熬一下了。但是猫确实好可爱,我给朋友看猫猫的脸在饮水机后面变形的照片,朋友说那猫猫看到的人的脸也一样变形一样好笑!对哦。(脑补

Show thread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