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Muji的大号麻质拎包确实非常好用,整齐、容量大、提手舒适,而且尺寸和摩擦力使得我单手把它背在背上奔跑非常稳定

#墙国观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维斯泰洛斯:
【进城女工如何沦为性工作者】
以下内容基于本人在我国南方某城市的实地调查。
在我的调查中,工厂女工所拿的工资最低的只有底薪600元,为了挣到更多的钱,女工们只能自愿加班,但即使这样,一个月满打满算也只能挣不到2000元。在工厂包吃住的前提下,这点钱或可以勉强糊口,但远远无法满足家庭附加给她们的经济期望。家庭给予的经济压力是将女工推入陷阱的重要原因,也是她们在受害时无法反抗的重要原因。
工厂老板或者其他领导在这个产业中起作用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直接使用暴力破坏女工的贞操,然后逼迫认为自己已经不干净的女工进入性产业。一种相对温和,是以介绍兼职的形式,比如“我有个朋友开酒吧,需要些女孩子镇场,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在那里坐着就行,有男人搭讪的话也不需要理会……”这听上去并不需要付出什么实质性的成本,在经济负担的重压下,有的女工会同意去试试。一开始,就和工厂领导承诺的那样,的确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坐着就行。但一段时间之后,酒吧老板就会告诉女工,如果有男人来搭话的时候你稍微微笑一下,我给你更多钱,又一段时间之后,就变成稍微聊下天可以拿到更多钱。在这个层层加码的过程中,女工只要某一步不同意,就再也没机会来酒吧。收入也会完全恢复原样。但由于之前她们已经往家庭寄回过比工厂工资更多的钱,所以一旦寄钱少了,就会遭受家里的责骂。几乎所有选择过离开的女孩最后都会“自愿”回到酒吧,而到了这种时候,即使强迫她们成为性工作者,一想到每个月都会朝她们伸手的家庭,她们也很难反抗了。
还有一种情况是,女工到了大城市之后找不到工作,又无法空手回到家里去,如果是男性工人,很多就会选择偷窃或者其他违法工作(我国已有相关研究),女工最终就只能成为性工作者。
女工通过性工作挣到的钱绝大部分都寄回了家里。在200-400元的这个阶层,尽管每个月有几万块钱收入,她们还是会为了节约钱住在6-8人一间的房子,每天去十元店化妆,尽量压缩生活成本,好多寄一些钱回去给家里盖房或是给弟弟娶媳妇。
访谈中,她们经常会提到一个目标,比如供弟弟上完大学就回家,或是老家房子盖好了就回家,但当一个目标完成之后,通常又会迎来下一个目标。大部分情况下她们的家里都清楚这一个月几万块是怎么挣来的,但都会假装不知道,然后一个劲要钱。
有时候因为某些原因,女人成为性工作者的事情被同乡带回去,所有人都知道某家女儿是性工作者,家里人也一般是一边骂她一边继续要钱同时禁止她回去丢人现眼,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继续做性工作者以求寄回去的钱能为自己挽回一点亲情外她们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还有一个细节是,不止一个受访者提到,家里人会用类似“你看那谁每个月都给家里寄好几万”来给她们施压,“那个谁”却是众所周知的性工作者,家人是否有意暗示女儿即使是以这种方式也要带钱回来,就只有她们的家人们自己知道了。
share.api.weibo.cn/share/25750

@nebulamoe@mastodon.social 会不会往头上压一只猫就可以了呢,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t.me/instantViewBotUpdates/68
telegram接入付款方式以后第一次见到支付应用场景,为了支持telegram也为了支持常用的instant view bot马上捐款了,然而用google pay和PayPal付款时不知道为什么失败了。
难道是因为PayPal不待见telegram吗(

荔枝竟然真的是姐姐!!!(是吗反正就是说不是顺男诶
竟然!!!

@nebulamoe 语音识别、机器翻译这种基于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技术是未来自由软件的巨大挑战。它们很快将成为社会中的一项基础技术,不难想象日后人们用语音识别 + 机器翻译对话的场景(就算在今天,个别英文视频,如果我不开语音识别,根本不知道它在说什么。)

但这类技术的特点是,就算给你自己有一个集群和一份完整的源代码,如果没有数据集,照样用不了。就算你完成了一次训练或者有预先训练的权重,如果不持续收集数据改进,模型很快也会过时。

眼看将成为《1984》中的听写器。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