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没错,成步堂在逆转1里就让我在意的那种气质,正是男妈妈感(后来也确实做了男妈妈

这套红蓝象棋还是御剑特意定制,巧舟,你怎么这么会写

我一搞逆转裁判就在时间轴上见到逆转裁判,搞红楼梦也发现时间轴在讲红楼梦,总是有人和我作伴,很快乐 :YEEEEEE:

有无好心网友看看个人资料页恢复正常没有,我这边现在看起来是正常的惹

写了一个嘟文导入工具,能够用其它站的导出备份生成psql queries,管理员可以用它导入其它站的嘟文。
数据库操作,谨慎处理
gitlab.com/umonaca/mastodon-to

OTW官博都说了“我们并未授权给任何个人或组织建立此类镜像或代理。”那个nightalk的嘟咋回事啊,还大言不惭说得到AO3授权??用非官方镜像和代理的时候注意保护个人信息啊

查了查以后感觉又是一个我完全懂了(其实没懂 的东西

Show thread

很多次听的明明是が 一看假名是か
为什么呢 :0520:

发点不开心的榛子让大家开心一下【我也不开心

直男的合法位置我说有就可以有 

“直男在女权主义话语里没有合法位置”这种话说多的后果(我们暂不论您的版本的话语给不给这个位置,只看后果)就是做女权主义戏剧的直男朋友眼泪汪汪地剖白感觉自己被无视甚至敌视,参加女权话题讨论会的直男同学觉得自己或许不该来,而不理解女权主义的直男照样不理解,回头还更觉得这么说的人神经病。
我不喜欢“有受害经历的人要站在一起”,我支持的是“认为受害不应该发生的人要站在一起”。受害经历总有量的区别,今天觉得没受害的人肯定没法和我们共情,明天就觉得受害不够多的人肯定也没法和我们共情,然后阶级性别种族性向一条条排除下去,最后变成自怜自伤排外恐男情绪大本营。
讨论不同文化下的女性境遇、讨论交叉性为的不是断言谁不可理解,而是为了看到裂隙、分隔、冲突真实地存在,虚幻的“群体”名目并不那么有效,而我们可以「试图理解」。理解不是因为身处同一群体就能自动达成,理解是需要付出努力的,而任何人都有达成理解的可能。

下面是本人多年心声:平权不可能以产生新的压迫的方式实现,所以排斥非二元性别的论述通通是坏的论述,管你能不能解放直女,你首先压迫到我了。
而且我讨厌群体认同。 :0130:

今天也半夜想吃炖鸡和饼子,还想吃左庭右院牛杂锅 :angery: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