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strawberry @lightyear @mionemrys 有热心的朋友帮我把申明贴到豆瓣,结果依然遭到拒绝删除并被问津拉黑。
我不接受狡辩说“这是事后规则”,你转载到豆瓣的时候也没事先问过我啊!这不就是欺负我没有豆瓣账号么?
真的这么爱偷别人的东西的吗?这东西是不是你写的,自己不知道吗?

而且那个问津也是肉身翻墙的,往墙内搬运象友发言,跟让别人去冲塔也没区别了吧……

Show thread

呃,那个人豆瓣还有个相册拍的全是地铁上睡着的人,而且没有一张打码,太可怕了我的天!!
这人大概就是有暴露他人的癖好吧??

可恶,隔壁桌的奶牛猫一直看我!根本无法转移视线!

Show thread

昨天喝酒的时候在小酒馆遇到一只傻傻粘人的奶牛猫,所以情感的天平略略倒向了奶牛猫一边!

Show thread

因为在打发时间等天亮,脑子里两个念头不断打架:
“奶牛猫天下第一!”
“狸花猫才是天下第一!”

今天和友邻聊起东爱了!因为我没完整地看过东爱,现在对剧情的印象也很模糊,所以提起这部剧,比起大家对结局的遗憾和对莉香的喜欢,我更喜欢的其实反而是和剧情本身无关的东西,更类似于一种对剧中人物所处世界的憧憬,对瑰丽的成人生活的向往。想要成为那样的人,希望自己长大后去大城市工作,希望自己的人生也能拥有那种质地……那可是1991年啊
看到几乎每篇写东爱的文章里都会把它放在某个不可逾越的位置上,可能注定不会有第二个东爱了。当时日本的经济泡沫尚未破裂,人们都好有钱,生活充满了余裕,大家都爱旅游,到处开满了海滨浴场,奢侈品畅销到现在日本仍是淘vintage的理想去处。据说有年轻女郎站在银座看橱窗里的包,就有路过的人买下来送她——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中东石油大国。东爱的大结局收视率高达32.3%,两三年前看文章说,这样的神话完全是不可复制的,泡沫破裂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盛景了,拿最近的爆款剧《逃避可耻》对比,收视率能过10%已经算不错的成绩,题材也变成了青年男女如何省钱搭伙过日子。热情大胆,浓烈炽热的女郎消失了,崭新明亮的都市生活消失了,不如说是那种一切充满希望的生活消失了,“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好喜欢突如其来的爱情,如果有条件看视频,会在b站搜出片头视频来听,每次都好让人心潮澎湃。片头大段拍摄东京的都市生活,熙熙攘攘的人群,被拿走的报纸,成排的公共电话,早上的公园有人晨跑,大家都穿着版型挺阔的大衣通勤,看起来好忙碌,但是他们的脸上都充满自信。唉,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好几年前微博上曾经热转一个八十年代的日本可口可乐广告,叫I feel coke,每次看片头曲的时候都让我回想起来,链接我放在下面。当时转发里说,这就是我小时候以为长大后会有的样子啊。我看东爱的时候想的也是,这就是我小时候以为长大后生活该有的样子啊

bilibili.com/video/BV15s41187o
(我最喜欢p5!

草我更生气了,yk去豆瓣reply这位,原话如下,结果被这位删掉了??然后yk被拉黑了??

Show thread

去豆瓣看了眼。血压蹭蹭蹭往上升,我也掏出所有魂器block那人了,不想骂人,让这厮没机会带id转载我的嘟文就行了,顺便也给各位提个醒:

doubanwenjin@m.cmx.im

就是这人,无授权带全id无马赛克转载他人嘟文至墙内(包括评论区也一并被截图进去)被路过嘟友好言提醒过后还理直气壮“我不管你们是什么规则,反正我的规则就是可以转载,不想被转载的话写profile也没用,务必在每条嘟文都注明或发非公开”
其他嘟友私信此人之后再次被挂出(且又是带全id截图)
翻了翻此人豆瓣广播,还发现,2个月前,仅仅是因为某位嘟友的profile让伊觉得“吓人”,伊就带全id挂了那名嘟友且在评论区附上那名嘟友的主页链接

刚刚刷tl的时候还看到sci站的说他们站的嘟嘟也被整个截图搬运过去,没有打马,评论区一串也都没有 :ablobdundundun:

和朋友喝了个爽,在疲惫和醉意中确认过去的一年里确实不靠药物成功地存活了下来,成为了一个需要人类、可以和人类一起生存的小怪物。

…我暈,雖然兔老師不介意被轉載,但是這位博主也太理直氣壯了吧😓

重读波普尔访谈录 才反应过来波普尔和奥威尔一样是Liberal啊 20世纪的liberal普遍都承认对付列宁党国防武力和社会管制是必要的 所谓用魔法打败魔法
出于知识分子永恒的忧虑 苏联解体后在他们看到世界不是积极的自由胜利这么简单 而是欧亚大陆陷治安战的开端 所以他们在90年代积极推进新的格局的建立---继续60年代的辅助民族独立工作
这就是“冷战红利”的具体分发人啊

人蠢如萧瀚真的让我很长见识。选在这个时候——恰逢川普终于失去了所有执政成就(如果有)和冲破民主国家政客的道德底线的时刻——自称川粉,不仅是恶劣判断力和英语水准的表现,而且,如果一个人出于利弊计算而做川粉,希望为自己挣得粉丝也好,声誉也好,韭菜基金也好;最佳的时间也是四年前,其次是三年前,再次是两年前,总之不可能是今天——这个共和党政客都纷纷背离他的时刻——现在还剩下的川普支持者已经是筛选过的最疯狂一小群,他们最在意忠诚,一直在的人才是一直忠诚,轮不到他。确实如麦麦所说,还不如1949年加入国民党。

Scihub被推特封禁了……
强烈建议Scihub自己开一个长毛象!

徐勤先將軍去世,我見有人問他是誰?
他是在三十二年前拒絕執行六四戒嚴任務的解放軍38軍軍長,後來被開除黨籍並在秦城監獄服刑五年,出來後也一直被監控。
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