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nankoooo @runrunrun
非常不好意思,虽然突兀的出现在这里显得太像是不怀好意,但还是直说了:我正在转让我的日语课((。计划更改打算去欧洲了,20年末买的课,23年2月到期,保证教到N2应该,机构是未名天,对于老师教的如何出于我现在是卖课的立场(…)不好评价,这个机构的优点是可以无限次转班无限次重听,线上线下都有,初上的课我跟了至少有5个班(……他们的PPT似乎是统一的,线上课老师也会经常提问互动,至少可以保证没有遇到过很差的老师。上课形式应该是两种,每周上三节每次两小时或者一个周末直接上六小时。课当时是一万六买的,机构老师还建议我卖一万但我在闲鱼上挂了六千(,如果是象友的话还可以再刀一刀,不需要的话也不要有压力可以直接拒绝我毕竟我现在真的像个卖课的((即使不买对于机构的情况也可以仔细咨询我,没关系的!

难听的话:
中国女权的一部分人是不是很早就说“我们不生了”,是,但是这个里面“我们”是谁?:可以生育但选择不生育的异性恋女性;这个里面默认的”你们“是谁?男的,扯大旗一样可以笼罩忽略现实政治问题的“父权制”;怎么说的?网上;对谁说的?反正不是公权力肉喇叭。
那我不会被你们的叙事touch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为什么要被这种叙事touch且激昂啊?还“能理解女性为后续翻白眼”,不太理解哦,可能因为我是ftm。

safari真是继承了苹果一贯的傲慢

感觉哪里不对,原来是又忘记吃饭了

遇到了葡萄干罐欺诈 :blobcat_thisisfine:
我可以理解葡萄干塑料罐底下凹进去一块,防滑也好增加视觉体积也好,伎俩见得多了,我便是没有想到这个葡萄干罐子它有两层底,外面那层凹进一厘米,里面那层凹进去4厘米,半个罐子的体积都是空的,过分了啊!可恶!

奈卜拉今天十点早早睡的,明天没有理由不做题了吧!

我很好奇啊,男联邦网友看到无预警无隐藏的屌照出现在公共轴上时会反感吗?
会觉得自己被性骚扰了吗?
会觉得来了就发屌这件事是正常的吗?

@athena @thucydides 这些基层干部正好可以作为第二次文革继续向前进的肥料#论费拉与燃料#

RT,关于外国人对于拥有迪士尼的上海竟然会打死宠物感到惊讶这件事,顺便分享一个上海迪士尼的“真面目”。话要从小老虎去世那一天,我带着骨灰盒进了迪士尼说起…… 

我在我猫去世当天因为朋友介绍的宠物殡仪馆(这里要表扬一句真的是非常棒的殡仪馆)在离迪士尼很近的地方,我就临时决定带着骨灰盒和朋友直接去玩一下散散心。平时跑一趟迪士尼真的觉得很远……我很担心小小的骨灰盒就算在书包里可能也会被砸坏所以想好了要找个地方寄存。

安检的时候问我是什么,我就直说是骨灰盒,打算一会儿寄存的。接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的阻拦。所有工作人员都像看神经病/瘟神/什么不吉利的东西一样看着我们,既不让带进去也不让寄存,也说不出任何像样的不让寄存的道理,一会儿说是防疫规定一会儿说是乐园规定,我要求看具体的规定,也什么都拿不出来,说没有必要给我看。嘴上说着因为这是很重要的生命,我理解你的心情,实际在做的事情是没有任何正面的、尊重我们的沟通,只有把我们赶走一个目的。还说可以帮我们换一天票,说这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正常我可以直接不让你进去你也不能改签。

最后园方叫来的警察在边上看的时候,我就主动说请你来评评理,我们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不能寄存,他们没有说出任何一个道理。然后警察是现场第一个把园方心里想但没说出来的话说出来了的人:因为发生过有人故意把骨灰撒在园区(这么一说也不是不能理解这种心情),可能会引起恐慌。这种怕惹麻烦的心情也不是不能理解,但这不是全程说话像放屁一样不正面沟通的理由,也不是他们把我们预设成要做这件事且现在就在骗他们的理由。最后警察建议我们在园区外面找个地方寄存,也不要说是骨灰盒(又凭什么不能说?),园方也没再说话(这是他刚才否定过的方案)。

我们在入口边上找到了酒店的寄存处,寄存全程仍然是像被盯犯人一样盯着,反复检查我们没有寄存的包菜放我们走。要不是因为买了票+这辈子不打算再进去第二次,我们当天可能也不进去了……即便很努力地想忘记这件事,结果我们俩还是忍不住不停地回忆这件事。

最可怕的是什么呢,我们是否有“做坏事”(撒骨灰一定是坏事吗?)的动机,我们是没办法证明的。因为对方根本不承认他怀疑我们做这件事,根本不给我们解释的机会,只会说一句话,你们不能进去。一开始我们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不能寄存在安检处边上的储物柜里(所有被安检出来的易碎物品都被要求寄存在这里),后来盘了盘逻辑怀疑是因为寄存处是在过了安检处的地方。如果我们想要玩到一半过来拿的话,也许没人看到的时候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怀疑他们担心我们会回来拿再去做他们认为的那件坏事。(大概其他易碎品都没有骨灰盒那么让他们魂飞魄散所以可以寄存在那儿吧)

我当时越想越憋屈。我拿出当天一早和殡仪馆联系的微信聊天记录,证明我当天才知道迪士尼就在边上,足够证明我不是故意带着骨灰盒来的吗?我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证明骨灰盒里的东西远远比你他妈的迪士尼重要得多呢?

他们扯皮的时候提出不能寄存的理由是“如果你寄存之后不拿走的话就很麻烦,不好处理”。所以我又为什么会补拿走呢?或者我押个身份证给你呢?我寄存在园区的派出所呢?押身份证呢?通通不同意,没有商量余地。我朋友指着骨灰盒的盖子处说这里是封起来的,打不开。下午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问我是要封起来还是不封,如果没有要撒掉的计划的话可以封起来,就基本上打不开了。我打电话给殡仪馆的人他能帮我证明我并不想撒吗?

和警察对话完需要记录一下我的信息,警察特地往边上角落走了一走,让我说一下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保安走过来一起抄了下来。虽然很不爽但我也不能怎么样……在里面待的2,3个小时里,看到路上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觉得他们把我们当成犯人。门口保安看到我嫌弃避讳的表情,园区经理不正眼直视我的嘴脸都历历在目。现场正眼看过我们的大概只有警察一个人。

我并不是觉得上海迪士尼里的那些工作人员是坏人。倒也不至于。在他们的“职责”面前,对于死亡的避讳、活人的不尊重,对爱和生命的价值的漠视只是这里的一种普遍价值观罢了。而我,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不安定因素,是不值得信任和认真对待的乱民,完全不是一个应该被平等对待的人。前面转嘟里提到了“中国人的劣根性”,我其实不太想给中国人扣这种帽子……毕竟这就是环境教会他们的事情罢了。而且虽说是迪士尼,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拿着和工作量并不匹配的非常低的工资在工作的人。(概念来自之前环球影城开幕的时候关于工资讨论的文章)如果还有工作人员能有发自内心的笑容给到顾客(在上海迪士尼极其罕见……),那也只是TA心中对迪士尼的爱还在发挥超量的作用吧。

至少我肯定不会再去上海迪士尼了。幻梦已醒,那里不是什么迪士尼,只是中国罢了。

对比之下那家殡仪馆真的太棒了……之前看到老板朋友圈说8年没有停业过的殡仪馆最近也停业了……希望他们能挺过来。

#小老虎

由于有用户在微博等地公开发布邀请链接。
bgme.me/@impala67/108288371560

故将现存的邀请链接失效。
#实例管理

我多次复读:认为“跨性别者都符合对性别认同的刻板印象”是一种对跨性别者的刻板印象。

9号开始住院的。被骗是来医院看心理咨询,发现不对劲想跑时周围已经站了好几个便衣。不知道要住多久,不过医院的规定是最多只能住一个月。btw今年过了不到一半已经被炸了三个豆瓣号()

大早上困得要死,洗个澡睡回笼觉,没人反对吧

想说纪念一下今天向奈卜求婚了(划掉,纪念一下今天奈卜被鸡日,但是端详了一下这句话感觉不太对

Show thread

看到说“一代人有一代长征”被“这是我们最后一代”轻易消解了,这场残暴的苦难,终将以残暴终结。

杭州这个破城市骗了多少人,把刚毕业的年轻人困在大公司里工作到凌晨,一两年就用出职业病,没时间享受西湖,只能看看西湖花鸟市场里的龙猫和仓鼠。

虽然乌克兰排雷小狗Patron其实是Jack Russell Terrier 但是不妨碍我们比格犬幻想自己给世界和平aka揍死独裁者做出一点贡献

Show older
咱比格犬受不了这委屈!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