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哦,上学的时候看王汎森我还觉得如此贴切惊为天人呢(……)现在哪还有什么毛细管,实际操作已经是一种:说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看日子走流程吗?

去出入境管理局把港澳通行证和澳门签注办了,讲点所见所闻。

1. 香港依然办不了签注(去年也办不了)
2. 澳门签注只能用一次,去澳门回来后,要再办签证有一个60天的间隔,且无特殊情况不允许办可以用多次的签注
3. 看到有一个人办港澳通行证澳门签注时被盘问了很久,原因是这个人以前用护照入境澳门

alive.bar/@Potatolee/109034813
根据我对自己不严谨的觉察,我最容易表达的应该是愤怒,最不容易表达的应该是快乐。因为大部分时候平和且疲惫,就非常依赖偶发的愤怒作为力量源头,不论抑郁前抑郁后都是。但是愤怒很好用,只有想拆了学校或者公司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无所不能……
如果不是愤怒,或者对现状持续的不满,我在网上应该根本没有几句话要说。

所以这群人创造出的规则就是为了不把歧视放在明面上但又得筛选所以一下子要八百条隐私信息做侧写,令人作呕。

Show thread

哪来这么些个傻逼天天看着“性少数友好”就急着跳出来捍卫顺直人跟男的不受歧视的权利啊

回味了一下,活泼版的张湛老师马上可以成为我的梦中情人,不活泼也行

伤心啊,思源笔记好像是不太好搞数据库,稍微一弄noteview还卡死了……
还是用思源来写准线性的东西吧。

之所以在博客里放的测试文章一般都是之前写的那篇黄金之族,是因为这几年我隐隐地感觉到崇古情绪是一种必须被抛弃的童年之物,沉溺在崇古情绪里的人终将做出危险的事情,海德格尔也好,不换肩也好。此处我不论那个“古”是不是一个危险的被建构出来的幻觉,而是说崇古这种情绪本身就是危险的,哪怕是纯粹个人化的、没有参与整个时代讨论的某种幼稚觉醒。如果相信过去存在一个简单天真自然的世界,要想回到那个世界自然只有把现存的复杂性砍死。过去的时代是回不去的,人已经成为了被神抛弃的新物种,就算是失去了神格也只有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狼狈地活下去。

我去 可能我确实应该回归手写笔记 这样就维持了一心二用
一心一用地学习不那么感兴趣的东西真的会反复昏睡 :0171:

@runrunrun
也来求助一下。
个人情况是国内硕士毕业三年,现在自由职业,有很多个案工作经验,英语水平还行,备考一下应该能争取雅思7。初步打算去枫叶或者澳洲读个social work硕士再考虑定居。(其实最最理想是能直接申请移民,但难度似乎更高?)目前个人存款很少,也不太希望家人资助太多。
问题是对开销没有了解,最理想的情况是边工作边打工赚钱;具体去的地区/城市/学校了解也很少,很茫然;我是大概夏天的时候开始有跑路打算的,因此现在可以说是毫无准备,有些不知从何开始。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争取1到2年能走。
希望能够找到对社工有经验/有信息;或者也有类似打算可以交流(能互相支持就最好但不奢求)的父老象亲!
谢谢大家!

蔡云峰用生命举报:《关于甘肃省公安厅原常务副厅长姚远及其妻子林明宇腐败问题的实名举报》 这份举报信(也可以说是自供状),涉及两任省委书记,还有傅正华,包括现公 安 部监所管理局局长朱守科的一件事,涉及人物众多,共两万多字。我不是为了申冤,更不是为了博取同情,我以前为虎作伥,不值得也不配被同情。我只是认为老百姓有权利知道我们这些领导是如何“为人民服务”的。
存檔一下,很可能和諧,非常震撼

Show thread

甘肃省公安厅大量干部买官行贿的举报人和花总的重磅对话。花总欲装外宾而不得。

Show older
咱比格犬受不了这委屈!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