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人摆烂之后反手就是一个对着摆烂
你不想再跑衣柜设计,fine,我直接买超市货架当衣柜得了 :0510:

@Kartooon 图不是观察者网做的,是真的有这条推特,twitter.com/Deus_Abscondis/sta

不过观察者网没去核实就直接发表了。

刷微博看到首页转发了观察者网的微博(p1),我脑海中闪过一个问号,这件事情太反常识了,于是我上推搜到了这条推文(p2),查看原图很像p的。

我把图片下载下来放进图片分析网站里,分别把强度拉倒最大查看了亮度梯度、把噪声幅度拉倒最大查看了噪音分析(p3)。

与右边拍摄得到的标语对比可以很明显地发现,疑似PS部分的亮度梯度过于平滑,噪声太少。

我又从新闻中下载了一张带标语的图(p4),进行同样的分析,均有合理的亮度梯度和噪声。

 

嗯,你们中国媒体真是一个字都不能信。

泥 

我吃饭会和别人说我唯一忌口的两个菜冬瓜和白萝卜 口味偏甜
正常人的反应:冬瓜我们爱吃自己吃 给你点个甜的
我父母: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白萝卜这么好吃冬瓜这么营养你不吃 我今天点了你必须吃 还有不准多吃甜的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一心一意折磨别人的弱智

又是一張可以拿國際新聞攝影獎項的照片

:0190: 买了两瓶rio当饮料喝,这个萌檬红茶鸡尾酒味道喝起来好痛苦啊……

同样vg10的钢材,为什么国产的和日本锻打的刀价格能差那么多?
人工捶出来的刀更有灵魂
于是我放弃了灵魂 :2010:

教材:spend money on错误,应该是spend money in doing sth
???

在被百度网盘 App 生成的一个「请从微信扫码,打开百度网盘小程序以下载文件」的傻屄二维码和百度网盘的 App 搞到极度暴怒以后,现在我就想问俩问题:一、会用电脑的一般中国人是都死绝了以至于中国人现在只会用手机 App 吗?二、张小龙和李艳红什么时候死?

:2101: 深夜突然想起了那把被家人拍蒜拍断的旬刀,淦!

:0010: 遇到弱智,大晚上打电话让我去挪根本挡不住路的车,烦躁值疯狂上升
下去一看,这人车前面有几辆自行车,他不想动手推,想让我把我的车给丫挪一下
什么傻逼东西

找了好久的一本书最后在古腾堡计划的网站找到
赞美Gutenberg,以及鄙视自己现在的搜索能力

不管这是scp还是单纯字面意义上的【数据删除】,都挺好

反思了一下,感觉最近抱怨内容有点多,而大部分场景都是路口
得出结论:出门会给人带来极大的精神上的不愉快

冬天到了,脾气越发暴躁
在路口被送货三轮车上带着的梯子蹭到,换做之前可能我就不当回事儿,今天直接吼到连马路对面的交警都忍不住看过来了:按住了那个闯红灯的三轮车,罚款

邓晓芒曾断言,现代汉语经过多代人的苦心经营,特别是经过大批翻译家的努力,已经成为非常优秀的表达手段。他认为现代汉语的构词法几乎是无限的,原则上可以翻译任何难译的文本,甚至比其它各大语言。邓晓芒提及,他在翻译康德的著作时,发觉使用现代汉语翻译可以比英语、俄语获得更高的准确性,许多用英语、俄语译不出来的地方,用现代汉语却可以逐一对应。诚然,如今在一些范围很小的孤岛式的信息场域内通行的“现代汉语”,其严格性、精确性、所能承载的信息量和语法的复杂性较之严复、王国维时代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今天的一流译者能够完成比彼时的翻译家更为达、信、雅的译作,今天的汉语也能够支持在彼时尚属难能的创作与研究。然而在这些孤岛之外,正如我们即目所见的,现当代的汉语已经发生了极为可怕的延异和劣化,以至于这门语言已经难以支持一般意义上的正常交流。

过油炒的黄豆酱和炒熟的甜椒到底哪个更难吃?

:aru_0520: 算了算也有一年多没有更新歌单了,就尝试着打开qq音乐,低音质的低频直接带走了我,让我在觉得自己用一个二十年前生产并且在水下用了十年的十块钱耳机在听音乐。

大彻大悟!! 

大学、、、、、就是传销啊、、、、、、、、把一大群人骗进去包吃包住,有的团伙还不让人吃好住好,打着疫情的幌子不让人出门/回家!在里面每天洗脑,来我们这以后出去了能赚大钱!!!使用早八、小组作业、论文、傻逼导师等手段对人进行睡眠剥夺和精力压榨、、、表现良好可以做小组长(班委/学生会/乱七八糟部长),然后剥削自己下面的人!!在里面的人都被洗脑成功了,拉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来读大学!会变得很幸福!出去以后赚大钱、、、、(对不起已经疯了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