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疑问,我最近一年来用的vpn,在最近几天使用google时,页面最下方提示“根据您访问的ip地址推断您来自北京”,这梯子是不是…
xiyou360,网址是xiyou360.net

失智发言:在公共场所吃榴莲的人,都应该受到榴莲塞鼻孔的刑
(以及我对榴莲并没有恶意

我朋友,一觉醒来怀里鲨鲨总会掉在地上
本来以为是自己睡相不好,架了个摄像头发现是她家的猫嫉妒心发作,每天把鲨鲨从她怀里拖出来然后踹到地上再暴打鲨鲨,最后自己钻进她怀里

今日人间观感之可以不当人,但是至少不要做蛆。

“拔下一个人的舌头,非但不能证明他是骗子,反而让全世界知道你有多害怕他想说的话。” —— 提利昂对瑟曦说道。

《冰与火之歌 列王的纷争》章节 15

"我只管说,你只要听就行了。至于如果你真的信了,那就是你自己的问题"

行吧,确实一代不如一代……
我妈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和我爸结婚了,还是银行的行花……
再过几年就要有我了,然后还要照顾外公外婆。

现在的我:呜呜,妈妈,饿饿,饭饭。

今天被小时候的相识叫了小时候的外号which已经很久很久没用过了
明明小时候特别喜欢,没想到现在听到之后不光没有产生熟悉感反而无比厌恶
因为这两个字是包子

三次元担忧相关
最近开始担心自己有没有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而增加回头被清算的风险,决定全面退守回个体领域,披上踩油门最起劲的疯子的皮。
希望不要影响到这边的世界。

关于健康码乘车的“笑话”一则,来自周围人碰到的真人真事(时间和地点就不详细说了) 

A某之前坐公交车出门,上车需要扫健康码。上来一位老大爷,应该是农村人,感觉没太坐过公交车的样子。让扫健康码的时候大爷很懵,不知道啥是健康码。车上有位好心的大妈,就跟他耐心的解释
“健康码就是你扫一下,你去哪儿干了什么国家都知道。”
大爷很迷惑,问“我就坐个公交车,为啥要知道我去哪儿还要知道我干什么?”
大妈继续耐心解释“知道你去哪儿干什么,就好逮捕你呀。”
全车人都笑了,结果大爷给吓着了,“我一辈子本本分分啥坏事也没干,坐个公交车咋就要逮捕我了???算了算了,我不坐了。”然后大爷就真的下车不坐了。

车开了以后有人就和大妈打趣,说“你看你给人吓的,啥叫个可以逮捕你,那是为了追踪你,害怕你得病了乱跑。”
大妈可能觉得有点面子上过不去,就反驳道“那咋防止你乱跑?还不是要逮捕你嘛!”

垃圾话 

情况更新,第一篇没过重写了第二篇,拿给我一看,重复率80%。
倒也不生气,只想到了那一句“人类是有极限的,所以我不做人了”

Show thread

复旦最近出来的观网系的人都是什么东西啊,张维为 陈平 沈逸 看到名字都让我反胃,连胡锡进都成了这帮人受众嘴里“收了美国人钱的走狗”了。

:aru_2050: 救救孩子,放假只要找我一起觅食的,都提议要去吃烤肉,我只好被迫全部都推掉了
本拒绝烤肉星人好惨.jpg

自己果然接受不了现在所谓的流行音乐了。
当代摇滚制作出来的不是音乐,是精神病院的放风时间。

朋友,炒勺是炒勺,请不要用粥勺来代替炒勺啊喂

人口不是个数学问题。中国这种低人权国家未富先老人口下跌的后果,是每个人增加了遇到人道主义危机的可能。
比如,身为社畜抱怨内卷?想想自己75岁才能退休是不是好受一点点了呢?

#德三笑话
“谁是你的父亲?”
“阿道夫·希特勒!”
“谁是你的母亲?”
“伟大的德意志!”
“你想成为什么?”
“孤儿,长官!”

#加速主义摘抄

(现在看到什么令人心肺停止的消息,都可以心平气和,它他当成加速的好消息)

(我再也不生气了。直接走向地球大爆炸的心态。)

(各个主义打架都有自己的理由,但加速主义者是为打架而打架,恨不得早点打起来,打得越激烈越好)

(以前心态: 盲人骑瞎马,夜半近深池。现在心态: 乱云飞渡仍从容,无限风光在险峰。)

(揽炒。)

(刹车不住,不如加速。)

(大家一起往下冲,谁踩刹车谁是狗。)

(要说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油门不在我脚下。)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