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在一个商场门口的路口看到一个骑电动车闯红灯的人差点撞了一个路人,两人言语冲突了几句。骑车这位把车停在原地就进了商场,结果没拔车钥匙。

差点被撞这位路人把电动车的钥匙直接扔进了下水道。

被迫使用腾讯产品最近一年的用户体验:不会写代码可以不用写,继续你抄的老本行都比现在强

装修真的是熬人,每天的慰藉已经变成下午收工之后去朋友店里喝若干手冲了……
(以及每天上嘟的频率直接跌至谷底

看到了一段描述毕志飞的话,让我对语言文字的威力有了全新的认识……
“首先,他的审美非常奇异,的确不像是经常看大师电影的人,应该说和大师电影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个系统。《逐梦演艺圈》等等,但凡在画面向现代设计体系靠拢一点,都不会有那般辣眼睛的效果——这点倒是挺奇怪的,他的认知方法、脑回路构建等等,可能具备一定的神经科学研究价值。”

res:zhihu.com/question/368384997/a

要死,明天又有八点上门的施工……

装灯的工人兴致冲冲给我打电话:咱就明天上午八点一大早过去我给你装灯吧,好不好好不好? :0510:
我:……好的,吧(此处应该有对着自己脑袋开枪的阿鲁)

英雄联盟中国队伍夺冠,直接让Dota2上一支中国夺冠队伍纪录片的B站同时观看人数200+ :aru_0520:

买了罐装吸氧瓶,一秒缓解被烟味熏出来的头晕。
然后再一秒钟之后被烟味熏出头晕。
我要搬家,家具怎么还不送到!

快住手,不要买咖啡豆了!
贫穷不能允许自己买红标瑰夏,快住手啊!

噩梦相关 

每隔一阵子总是会梦到牙齿相关的噩梦。之前是反复上演的牙齿有一块碎掉,然后满嘴牙齿开始剥落,碎片到最后把自己活埋。重复程度高到如同反复播放一个视频文件,场景情节时间轴都是固定的…

最近大脑意识到有了这个开头就一定是这个梦,就开始发生了变化。一颗牙齿会像被反向拧了螺丝一样,一碰就拼命旋转,掉落,然后牙床里动脉破裂,加压血液瞬间填满口腔和呼吸道,自己甚至能从鼻子闻到口腔里的血腥味,最后窒息,梦醒。

你看我这人,多恋旧啊,连噩梦都是旧的(不是)。
不知道这个梦适应之后还会有什么新场景…… :bkasumi2:

我觉得晚饭以后人就不应该呆在工作场所,这会让我回想起高中。

halloween的气氛,在买完新家的家具之后看账单的那一刻达到高峰(

隔壁一桌客人在听网课,老师的语言模块是这样的
“varies of 这个二分之一的balance”
“yes 是的 它archive了这个result”

我被迫播放cyberpunk2077里的那首ponpon shit来抵御这种洗脑……
(强壮叉腰.jpg

:0190: 帮人跑一个ae渲染,忘了设置输出到ssd,直接报废了我一张原本准备拆下来当不稳定存储的老年hdd……
痛心疾首

怎么马上十一月了还有蚊子,怎么还能叮手心的



……

友:我买了新的咖啡豆

我:我终于体会到夏树对拓海说“我新买了件很性感的泳衣”的时候拓海的感觉了

做梦去隔壁市玩,到了之后惊醒;起来喝水之后继续睡,梦到了回家dlc,大概是去程的两倍时间都没有离开那个城市不说,还被卷入了路上村镇的杀村支书全家式的案件。

此刻脑海里的愤怒声音跳了出来:好了好了这个梦节奏太慢该打住别继续浪费时间了就不能像我一样高效一点吗你给我醒过来

醒来一看时间,只过去了半小时左右… :aru_0530: 让我在梦里回家啊喂!

《沙丘》归来

我:为什么都公元一万多年了这些生物还在拿刀对砍
友:大概是因为中国统一了全宇宙,跟着推行控枪令到了物理意义上的全世界吧

对咖啡磨豆机再次产生了邪念,好想买c40……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