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怎么给我投放新iPad广告啊,从上次他们发完新款反而给所有旧款iPad涨价后我这辈子也不会买这个系列的产品了。

我去,多邻国怎么又增加新成就了。他们是不是知道我本来计划解锁全最高成就之后就退坑啊 :chat_jpg:

网飞三体用了video games 剧组真有品

最近在看《秘巫之主》,缺点很明显,比如前期设定有点乱,几乎不成系统,作者很喜欢让人无语的色情描写等。但它出乎意料地适合作为睡前读物,因为情节不够精彩紧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不会有其他小说看得停不下来的情况,同时也不至于无聊到弃书 :yinxian:

是谁时隔三年再次投资大头菜本岛贩卖就一把子赚到一百五十万啊 :durp:

某抽卡手游还直接一口气抽到保底,什么b运气 :angery:

Show thread

啊啊啊啊ns sports 这次新系列出了一个我很喜欢的面具表情,我就先从这个奖池抽。结果现在抽的只剩下两个奖品了,还没抽到我想要的那个表情,我恨任天堂,他们一定是故意的
又打完一盘,果然50%的概率也不眷顾我,我恨你任天堂

突然想起来,道诡异仙里李火旺瞳孔收缩的频次高得可以跟着练习提肛了

lophelia boosted

象上这两天的争论,让我更加认同这句基本上各种身份的美国人都会对我说的一句话:每个人这辈子都应该最起码有过一次服务业的工作。

这也是美国社会和中国比较大的一个不同。这里就算是中产阶级的孩子也非常常见上学期间做餐馆服务员,主要收入靠小费(我认同小费也是一种变相加大对员工剥削的形式,但我自己在美国做过多年的餐馆服务员和bartender,事实是我和同事们曾经一晚上赚过七八百美元,服务好生意好的话收入可以非常高,这是在其他国家赚不到的。就是在纸上谈兵之前我建议大家先多去问问身边真的从事这些辛苦工作的人们本身的真实看法和实际感受,如果你身边朋友里一个做服务员的人都没有,一个从事服务业的人都无,那你真的最好就劳工权益发声之前别那么自信,别那么笃定,把话筒还是交给更有发言权的人们吧;而且长期上我当然支持雇主必须负责支付服务人员的最低工资、让大家收入有基本保障,但是我不认为这意味着在无法改变社会性现实的当下,系统性的、社会性的错误就意味着我们作为消费者也理所应当继续犯错,“你老板不付工资和我有啥关系、我就是吃五十块钱给你几毛钱小费”,这是一种直接剥削别人的无耻行为。如果你真的这么不能接受北美的小费文化、不能接受目前广大美国餐饮服务人员主要收入靠小费这则事实,那你应该考虑离开美国,或者不要在美国餐馆堂吃,而不是惩罚我们这些劳动的人。你是不欠我们的,我们同样也不欠你的。我见过的这种吃几十一百给一块甚至几毛钱的,最多的就是浑身名牌潮牌的富二代🇨🇳小留。)而美国餐馆酒吧常来的客人也和我们服务人员都建立了挺友好的长期关系,每次来也都会问问彼此近况如何,很多孩子是被家人常去的馆子里的服务人员和老板们看着长大的,疫情期间尤其是亚裔华裔经营的小餐馆生意艰难,都会有熟客主动来买大额gift card(其实就是捐钱),刻意多来消费和支持。我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2020年初大隔离之前,有中国的新冠疫情被报道,我当时做服务员的中餐馆有一对白发苍苍的老夫妇熟客来吃饭,那天晚上那个奶奶突然问我“你的家人还好吗,is everything alright back home”. 这么多年了打出这句话想到这个场景还是有些泪目,因为说实话真的我原生家庭都也做不到这种关心,她看我的眼神、她和丈夫对我的关切问询能让人感觉到这不是客套寒暄,而是人类与人类之间真的关心。我知道也相信同样的情怀在很多中国民间小馆子和本地居民之间也一直都有,但是在整体上在中国社会里这种关系是完全缺失的,把人当人看、把拿着最低工资服务你的服务业工人们也当人看,这种意识在中国社会从古至今都是几乎完全缺失的。

我真的其实很庆幸我原生家庭遭遇了各种不幸,导致我“阶级滑落”😆,从某种不食人间烟火、两耳只听科举书的小留学生成了需要靠自己双手双脚作为移民独自谋生的劳工阶级打工人、一个穷人。我一直能看到那种如果我家啥也没发生的平行人生,我会一直是某种按部就班考公甚至也成为体制内一员的好学生、大学生然后公务员,这个吃人社会里顶尖10%的人上人,出去吃饭跟着长辈们领导们身边人们一起对服务员们吆来喝去打响指“服务员!”一辈子不懂说一句不好意思、谢谢、对不起、请的混蛋玩意,对着劳动人民服务人员的辛苦劳累大言不惭地畅谈什么消费者权利(?你要不先谈谈你们自己不用付这么高消费税的权利啊?)的家伙们,我会一直信奉从小被教育的“(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把自己凭借家里能提供的较优越教育资源和几分天资而多考的那几分那几个名次、能拿到的那几张闪亮文凭资格证当成标榜自己高人一等、甚至是文明程度的证据,甚至长成和我爸妈一样会在餐馆在街上直接对着孩子说“看到没,你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只能(和他们一样)扫大街、端盘子去”的垃圾大人,再次无意识地把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有毒文化传递下去。

我曾经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在一家华人开的中餐馆做过负责排班的经理(收入并没高hhh只是负责工作多,年轻女性嘛你们懂),当时招了很多的留学生小朋友(小朋友是心理上我看他们都是很让我疼爱的孩子们,虽然实际年龄很多都比我大)来做parttime服务员,赚零花钱或者体验生活。美国大部分没有bus person / busboy团队的中小型餐馆,洗厕所的责任都是服务员们的。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有一天在我手把手带一个穿着几千美金的名牌鞋子来上班的男生洗了一遍厕所之后(其实这个过程也很简单,马桶因为天天洗其实很干净,就是戴手套、喷一遍专门的洁厕剂,然后刷刷马桶、用专门抹布或者擦手纸擦洗一遍洗手池镜子和马桶即可,我自己是从没觉得这有啥低人一等、让我不能适应的,因为我们高中住校就是每天宿舍轮流值日也要洗蹲坑厕所啊,我也是从小在家在学校扫地拖地这么长大的呀,而且美国餐馆这种每天洗的厕所真的很干净……),他站直了愣愣地用赤诚的大嗓门看着我对我说:姐我跟你说,我真的从小到大自己家的厕所都没洗这么干净过。😄😂🥹就有一种让我aww~😅?的感觉,但我也知道这个意思其实是在出国自己住之前这孩子应该从小到大都没洗过厕所hhh. 我是真的很开心像他这样的孩子们能有在很年轻时就学着洗厕所、服务人们的体验,人在年轻时思想开放程度高、人格还没“定型”,是很容易接纳新体验、看到更大的世界的。我觉得国内这种唯分数论、分数决定今后阶级爬升可能性的社会,实在是剥夺走了太多孩子们年轻人们拓展人性、发展人性人格的机会。一天学习十二小时还得做作业的少年人哪里有时间去打工啊?

而且国内真的等级观念过于深入人心不可撼动。我爸妈包括后来的继父也都是那个年代读过大专读过高中、整体上价值观生活方式还是比较“西化”(……)的人,算是中式boomer一代的liberals了,但还是对我说过“去美国就算缺钱也绝对不可以做给家里丢人的工作,咱们家是书香门第(??),端盘子那种下三滥的工作绝对不可以做,最次也得是家教这种体面工作(?)”的话🤢,当时还是我妈新男友的、我连他叫啥名字都不知道的半陌生继父甚至在机场最后一次送别时把我拉到一边亲切嘱咐我“出去干啥都行,就是不能和黑人结婚”。不是大哥啊我到底认你是谁……你这辈子见过哪怕一个黑皮肤的人类吗?What the fuck is wrong with you, 你咋不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和你结婚呢?……这可能也是为啥我这辈子哪怕家庭相对幸福、人生相对顺遂时也从没在“祖国”“家乡”感受到过啥子归属感,我讨厌而且不理解为什么在学校里成绩不好、学习考试有困难的同学、性格不太合群的同学就要被同学老师们一起区别对待,好学生就好像老师们学校们的心爱宠物那样被捧着,也不喜欢不能理解为啥在外面吃饭那些受过高等教育平时看起来彬彬有礼的大人们对服务我们的小姐姐们也都是呼来喝去、一口一个“服务员!”,课本上不都教我们请别人做事最起码要说“请”和“谢谢”吗。我到现在夜总会在美国这边在自然地对讲中文的人说“不好意思,能不能请……”和“谢谢”时被人评价“干嘛那么客气”“你这个人就是太客气”,我就不懂了,有没有可能我从来都没客气过?有没有可能我的每句请、对不起和谢谢都是发自内心?有没有可能我从来不会觉得任何人为我做任何事情会是理所当然,无论这个人的背景身份和与我此刻的关系?就算是和我自己之前一样靠赚小费为生的服务人员,我也从来不会觉得“老子花钱了就是大爷是消费者是上帝、你想赚我的小费就是活该倒霉要好好伺候我,我他妈的管你几点下班累死累活”,不会觉得人家给我的每一次微笑每一句问候是一种义务。我觉得来自任何人类的每一分微小善意和关心都是来之不易,都需要也应该被好好珍惜和呵护。我觉得眼前这个素昧平生穿着制服系着围裙的陌生人,人家也是人,和我一样,我自己想怎么被对待就会怎么对待人家。所以我不管这一晚上我已经说了几次please和thank you,我还是会一直说,也还是会在每次离开时发自内心祝人家度过愉快的一天、节日快乐、新年快乐。

把人当人看。这件事不应该这么难。把学历不如你、所受系统性教育水平不如你、工作不如你、收入不如你、样貌身份背景和你不同的人当人看,真的不该这么难,最起码在毛象这种地方,我会以为构建这种人人都被人人当人看的人类社会早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共同愿景。说难听点,不管学历家世目前的身份地位和背景,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有无家可归,或者要靠做服务员为生的一天,我们每个人也都有可能变成身体残障的人,不管你今天的生活距离这些问题多么遥远,事实就是我们每个人自己距离这种少数群体社会底层人们的辛苦生活也就只有一线之隔。一个真正运行良好的社会,应该是从最低收入最边缘的人到所谓最顶层的精英们(我是真的很讨厌这个词😂)都能同等程度受到尊重、得到保障和帮助的地方,而不是“谁让你活该倒霉坐服务员,这是你的工作,你就是该的、不想这么晚下班你就自己努力不要做服务员啊”的地方。甭提什么民主不民主、什么伟大理论政治哲学的了,后者这种社会无论叫什么名字打什么旗帜有什么宪法,归根结底骨子里也都还是现在这个中国,还是换汤不换药的人吃人、人害人的社会,还是同一个恶臭不可闻的化粪池。你不愿意对他人善良,你就永远也不可能被你所在的社会与环境真正善待,你自己就也时刻处在随时可能被人踩在脚下凌辱的永恒危险之中。能认清系统性社会性的问题,呼吁提倡社会性的解决方式和改良改革,和善待他人、把和你自己不一样的人当人看,从来不是相互矛盾的事情,从来都是同一件事,除非你坚持前者只是为了给自己做某种智识身份上的标榜和贴金。说到底我也啥都不懂,各位也没必要听我的,还是多自己揣摩思考,我也只是个只有高中文凭的臭端盘子的大傻逼一个。

我现在鼓励大家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多结交几个此时/曾经靠从事餐饮服务业、任何服务业工作为生的人做朋友。走出高材生、白领人的客厅外面去。下次吃饭时,喝那个经常服务你的人打个诚心的招呼,问问ta这一天过得咋样,夸夸ta的耳环/首饰/发型/随便什么东西好看,这是我每次都会做的,倒也不是刻意去尬夸,而是我会留心去观察别人,我能看到这个姐姐的口红、那个大哥的发型,我觉得哪怕是此生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我在点单之前花一秒时间发自内心说一句“哇你的耳环真好看”,就是会给人一种小小的惊喜和开心,我愿意花这个功夫。我自己做服务员时人家这么夸我也会让我很开心。人生苦短,人类社会每个历史时期总面对着许多解决不了的巨大难题,生活充满苦难,但总有一些小快乐小善意是真的可以举手之劳就做到的,就算在我最孤独破碎黑暗抑郁痛苦的时候,给别人带来、从别人那里收获一丁点这种细小的温柔和快乐,就是会让我很开心,让我最起码在那个瞬间更想活下去。

没啥好吵的,我也只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快乐,地球上每个人、尽可能多的人类都可以被温柔以待,都彼此放过一些、体谅一些、温柔一些。当然你不乐意那就当我放屁,只是我一己私欲更愿意生活在一个更多人都愿意体谅服务人员、不在临下班前点单的地方罢了。

PS. 针对各位无缘从事餐饮工作、也没有任何身边人从事餐饮工作的朋友们的最实用建议和答疑:“可是我晚下班就是很想在回家前前点一餐但碰巧店都要关门了怎么办?”
答:点,自,取。Take out, 也就是不是堂吃,是装在盒子里袋子里给你自己付了钱就拿走的,自己回家爱啥咋吃咋吃。通常来说餐馆最起码在美国都有last call,比如十点整关门可能last call会在九点四十五左右,最后一单接完直接打包好、厨房里洗刷刷就很快。要点这种单最好也能快点去付钱,这样人家收银员赶快结账关电脑全店都能尽可能按点锁门回家。而且如果你不是第一天上班,不是第一次这么做、有这种需求,下次就可以提前十分钟几分钟打电话过去“麻烦帮我做个xxx我现在过来拿”,一劳永逸,大家都方便。其实单人take out食客大家都很欢迎(除非贼麻烦的,就真的你如果非要在人家关门前点餐就别一堆特殊要求……就真的求求了,厨房师傅是真的会很想给你加点料,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个别几个每次一点餐厨房师傅看着单子就问候ta全家的极品客人,上帝都没你们这么上帝的),我们最怕的就是那种,就没眼力价的,我们11点关门、10点半停止收堂吃,他们就非得10:29分进来大摇大摆坐下、在我立刻过去通知关门和last call时间后还他妈的继续磨蹭聊天喝酒直到他妈的10:59分也不走的人,情侣居多,中年顺直白人居多,就真的是😂😇你们是真的不太要脸,我都拿着单子站那看着你们了,我真的别说小费了倒找你钱送你走可以不可以,你的美丽让你带走。而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很多人根本不是新客人,甚至还有贱人专门在来之前打电话说“我知道你们11点关门10点半关堂吃,我们10:29分肯定到”的,这种每个餐馆老板包括最贪财的老板也都会跟着一起骂,因为ta也不能不接(不然这种人会上谷歌地图/Yelp写差评损你……),老板自己也有家有孩子有时候还得开车送全店人回家,通常中小餐馆都是老板自己上班、自己锁门的,老板们都会催我(通常这种事是我做因为我不要脸)“泡泡你赶紧去你就站在那不要动看着他们,暗示明示他们赶紧走”😅。就小窍门:如果大晚上了全餐厅就剩你们一桌了,尤其是如果音乐都他妈的关了、灯全部灯火通明打开了,这就是明示了,你们赶快走吧!去别的地方聊吧!!或者就是最后一单自己来取的客人,电话说了十分钟到,结果都超过关门时间二十分钟了还是不到,到了开始道歉哎呀我堵车了哎呀不好意思,我真的祝你们回去就爆胎好吧。都不是啥大事,你非得缺德也没人拦得住你,但就如果力所能及的话就还是上点心吧,一次两次不要紧,不要做次次都给人添堵的人,社会契约,啊,契约社会。本端盘子的谢谢大家了🙏祝大家新年好

拉肚子直降1公斤,腹肌都变得更明显了 :sad_panda:

看了几分钟一个网飞剧,法医警察在验尸间吃披萨。为什么要拍这种无意义的镜头凑时长啊!

一打开小亮视频,就看到蛹的排泄物,嘴里的酸奶不香了 :cate:

lophelia boosted

今天赶路的时候,感觉脚掌擦过了一个什么东西,回头一看是一坨墨绿的狗屎 :bark: 幸好没踩上去

打开博德之门前:顶多玩一小时。
玩了一会之后一看表,才过去半小时,再玩一会。
下一次看表已经又过去一个小时了 :post:

lophelia boosted
lophelia boosted

打算清理推拉门的门缝,拿手电筒一照好圆一只蜘蛛在上面趴着 :sad_panda:

Show older
创新比格云计算 Beagle Cloud™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