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hellblazer#71
“你没有放弃。你知道自己拥有珍贵的事物,你为了生命张牙舞爪地战斗,直至滴尽最后一滴血——”

啊啊啊啊比格公社的线下实体店要关闭了,我本来很久之前打算去CP的时候顺便去一趟而如今年复一年。。。 :beagle10:

今年:
我担:本来是美少女,后来是比格犬偶尔假装美少女。
新男人:本来是黑片主角,后来是黑片女主角。

多年来的拌面伴侣:牛头牌沙茶酱,牛头牌红葱头酱。
当然这俩都好贵啊那么还有,五台山土特产台蘑酱,比超市里常见的蘑菇酱好吃真的。

整天骂别的国家躺平,你国这不躺得比谁都平,mRNA没有,ICU病床也没加,老年人接种也没有。三年唯一的办法就是: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新冠来了,封一下。

2022年对嘟主的印象 ❌
2022年对嘟主的推的印象 ✔

这也太可爱了 :aru_0171: :aru_0171: 苏联招贴画各民族姑娘 左到右上到下应该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吉尔吉斯 乌兹别克-俄罗斯-白俄罗斯 哈萨克-摩尔多瓦 两套都没找齐。。。。

为什么以前人都喜欢高智商犯罪,我就喜欢没智商犯罪 :beagle06:

啊啊啊我也想写那种手段很弱智莫名其妙就杀了人总之一切都莫名其妙的笨蛋罪犯,但是俺搞的人都杀人放火第一名过分精于此道。。。。。。

@Camus 问题这个国家因为政治问题导致民众看起来极具精神分裂,我姥姥会说俄语,她上学的时候,是苏联红军支援中国的时候,她在锦州学俄语,学到初中,老师跑了(老师是俄国人,带着一家人来中国教书谋生,后来苏联红军撤了,跟着跑了),我姥姥的爸爸从小就和日本人学的日语,一直在铁路当差,苏联红军占领沈阳的时候,差点给我那个长得像日本人的太姥爷枪毙了,后来我姥姥就不能学俄语了,参加工作了,学校考试也改了,后来不是中国和苏联交好吗,我姥姥那俄语又用上了,苏联来支援东北工业建设发展,结果这会儿又和苏联人关系好上了,我姥爷当时还有个徒弟是古巴人,来中国一起学习苏联工业技术,我们家还有个苏联制造的手风琴,隔壁爷爷经常拉个《三套车》,后来中苏关系又崩了,苏联人又滚了,又中日友好了,在我们那里弄了中日友好医院,我好多同学都学的日语,我还会几句日语就那时候家里教的,再后不知道咋的,中日关系又不友好了,又开始中美友好了,大家都学英语了,接着中国和西方脱钩,又开始在国内打击英语,一路走来看真的是有毒。(我小时候都不知道这些,在家里和姥姥炫耀我上学有外教,我姥姥才告诉我,她小时候也是外教教的,我才了解这段历史。)。

养蜡烛当宠物的好处:

1,陪伴性:点燃的蜡烛会自然抖动,营造出一种这房间里除你以外还有活物的温馨氛围感;
2,便捷性:随点随吹,定期更换,不用喂食,不用带出门遛,更不用担心健康问题;
3,情感交流:蜡烛需要精心呵护、妥善防止于避风处,这个妥善放置的过程能够充分体现人类爱心;
4,人生感悟:可以假装自己已经死了这是葬礼现场,为自己选一支合适的蜡烛点了;
5,意外陪护:如果真死了,甚至可以少点一支蜡。

再次感谢 @PhilFakeMonk

大家不要只转恐怖的消息,澄清的消息也要转啊!之前那条说抗议者母亲被抓去方舱的嘟嘟转了三百多,看到澄清抗议者的母亲没有被抓去方舱,发信息的人只是狐假虎威恐吓他,我把之前那条恐吓的消息删掉了。

我经常被恐怖的传言搞得一惊一乍的,比如担心因为言论被举报到大使馆什么的,但刚知道大使馆其实不管这些。借用朋友的话说“我们自己首先不可以扩大了恐惧”。我们在海外的建政反贼们这么多,大使馆和国内的国安真的管不过来。

不小心摁了个什么快捷键PS只显示灰度了,,,,,看起来像某人的遗容………………

马尔克斯从棺材里爬出来也写不出来这样的小说我说………………

笑死了,不愧是老中人
宇航员出返回舱,旁边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要给人戴着头盔耳麦的宇航员捂上口罩。
宇航员借挥手做掩饰,躲闪了半天,工作人员坚持要给人捂口罩,宇航员无语地指着自己耳麦示意了一下,意思你看我有耳朵吗就给戴口罩,工作人员才尴尬地把口罩叠巴叠巴收起来了
刚才一直介绍情况的俩播音员这段全程谁都没敢解说
啊啊啊

沉思 :ablobtoiletflush:
青岛有朋友想领养蝾螈的吗?(墨西哥钝口螈/六角恐龙)是认识的实验室人工繁育的。。。

⬇️看这个其实想到今天看到的一篇让我很震惊的文章……说菲律宾现在的儿童色情产业链非常发达,当地未成年孕妇非常多,2019年菲律宾平均每天都有7个14岁以下的少女生育,疫情后这个数据也飙升。但直到今年初菲律宾才通过法案,将性同意的最低年龄从原本的12岁提了16岁,与此同时菲律宾的社交媒体上充斥着不到15岁的女孩晒出的孕妇照。
菲律宾天主教信徒占人口总数的83%,女孩们不能堕胎,紧急避孕药也是禁药,所以怀孕后女孩们要么通过服用来历不明的药物堕胎,要么就使用最原始的方法,通过挤压腹部来堕胎,非常危险和痛苦。没办法堕胎的就只能生下来,过早地成为了母亲,而生下孩子的同时她们也陷入了女性贫困中,与下一代一同生活在赤贫里。
于是很多白男闻着味就来了……他们会在线上付费给这些孩子们的家长,让孩子们进行性表演,一次表演的收入抵父母工作一个月的收入,“根据菲律宾反洗钱委员会的报告,该国的儿童在线性剥削,在疫情期间足足增加了264%”,这些孩子的家长中不少人认为这都不是问题,因为他们只是,看并没有真正接触到孩子。

m.cmx.im/@RottingStrawberry/10

Show older
大声骂街比格犬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