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给走过路过的朋友介绍一下,这是我曾经的儿子,现在的室友。因为缺德朋友说像袁世凯,所以网路称呼是大总统或者袁。很胖很气人,但是对本比格犬不离不弃,非常感人。

Pinned post

曾经微博的友邻们,我很想你们,我曾经的ID关键词是饭桶手办,假如你们有谁看见了这一条赛博寻人启事,请联系我。

Pinned post
喵兆銘 boosted

今天好像看到象友说体制内的措辞都有一股子那种老远你就能闻到的气味儿,比如说:工作落实了么?

笑死我了。

因为我俩在国内都是体制内的,刚聊了半天这种典型的共产党官腔用语:“加强领导,狠抓落实,多管齐下,贯彻精神,端正态度,……”
还特别爱用数字排比,五个一定,四个不要⋯当然更典型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
形容词都是:“狠,硬,坚决,全面,彻底,持续……”

就是怎么看怎么不正常,也就是群体性精神疾病才会天天搞这些。 :aru_0140:

和我爹分享一个字节跳动笑话,他发表了半个小时的演讲控诉资本主义养懒人……

喵兆銘 boosted
喵兆銘 boosted

微博上看到个访谈,papi说感觉到互联网明显的很难说话的转变点在1819年,评论里有胆大的说直说了吧就是十八大,我寻思都暗示到这份上了,总该明白啥意思了吧。结果网友立刻开始分析是因为国际局势风云变幻。
好浪漫啊,就一种,你家里这大象都你妈盘出包浆了,你却只注意到窗外飞过一只蜻蜓。

街垒日看见大悲相关和活的悲人(?)真是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bloblurk:

喵兆銘 boosted

ER的颜值问题:
实际上,大悲全书里并没有很强调格朗泰尔长得有多丑,除了在人物出场那一段。而这所有的外貌描写,最初的时候都不存在。
至于安灼拉,最初一稿里就提过他长得好看,二稿里加了一段怎么看怎么像圣鞠斯特的外貌描写(也许带点刻板印象),定稿里就是大家都看到了的样子。不过,最主要的外貌描写,依旧是雨果意犹未尽后添上去的。
也就是说,最初不美也不丑——因为没有特别提及长相,我们假设他相貌上没什么特别惊人的地方——的格朗泰尔和只是一般漂亮的安灼拉,在雨果不断修改的过程中,变成了丑得没法看的格朗泰尔和美得直接冲着神仙面孔一路狂飙的安灼拉。两个人的互动逐渐增加,及至变成了性格上的对照组,于是,他们的颜值也成了对照组。
好在无论怎么改,他们两个的颜值相加得到的和应该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

喵兆銘 boosted
喵兆銘 boosted

#勿忘六四 #第一次知道六四 那些不愿意向平民开枪的军人也值得纪念,徐勤先,陆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曾参加过朝鲜战争,拒绝执行对学生开枪的命令后,他被开除党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一九八九年北京戒严时,第二十八集团军隶属北京军区,军部驻地在山西省大同市,部队代号是五一三六一。何燕然少将任军长,张明春少将任军政委,杜东海少将任副军长,杨惠川大校任军副政委,邱金凯大校任军参谋长,苏云大校任军政治部主任。

第二十八集团军是首批奉命进京执行戒严任务的部队,但在中共官方有关“平息反革命暴乱”的宣传资料中,该集团军不见踪影,被中共当局视为表现最差的一支部队。该集团军没有所属部队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或记功,也没有官兵成为“共和国卫士”。

据军中人士透露的细节是:在镇压命令下达后,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亲自开车到保定,要他带兵进京。他当场表示:“有没有军委主席邓小平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常务副主席杨尚昆的签字?”对方答:“有。”徐勤先又问:“”有没有第一副主席赵紫阳的签字?“对方答:”没有。“徐勤先便道:”手续不全,这兵我不能带。“后他称病休息。周依冰指着徐勤先的鼻子说:” 徐勤先,我知道你老婆是法官 ,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天安门广场。“徐勤先被捕时只说了一句话:”或者是千古罪人,或者是历史功臣!“

六四事件结束后被判刑

六四后,徐勤先被判处5年徒刑。在军事法庭上,徐说:“人民军队从来没有镇压人民的历史,我绝对不能玷污这个历史。”“不是人民的罪人,就是人民的功臣!”

其他人:

许峰,第39集团军116师师长。消极抗命,拖延行进。许峰曾化装进城到天安门广场察看情况,回来后对部下说:“现在收不到上级指示,你们也不用找我了。”

陈北。原27军64戒严部队军官,部队画家。在执行戒严任务时,哗变,鼓动士兵自动撤离 。陈北将戒严车私自开到河北某地扔弃后自动脱离部队,后被通牒。

傅秉耀,第39集团军军长。在战前动员大会上说:我这个老兵也是第一次遇到今天这种情 况,我请求大家把枪口抬高一点。

吴家民,陆军第40集团军军长,据该军118师一名战士说,吴家民在向部队下达挺进北京城的命令时,亲自训话:“我活了50多岁,第一次指挥这样的军事行动。军令如山,不过,弟兄们,我求求你们,进城的时候,无论遇到什么情况,请把你们的枪口抬高一寸。 ”

齐金贵,解放军驻云南部队某坦克团上士播音员,“64”后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普通一兵”的名义,书写了十多封抗议信,寄给各级政府机关。遭军事法庭判处两年监禁,关押在云南省第二监狱。

佚名战士。1989年6月4日中午12点半左右,一架军用直升机飞到木樨地28军受阻部队上空 ,用高音喇叭反复播讲:“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时,这位佚名战士开着装甲车,用车上的高射机枪向播讲命令的军用直升机扫射,将其打跑了。
原文地址 ptt.cc/bbs/Gossiping/M.1622784

喵兆銘 boosted

很多墙内人是支持六四时向学生开枪的。我知道这个现象肯定会让大多数有良知的人都会觉得不适乃至厌恶。但需要指出的是,这种令人厌恶的舆论,同样有它产生的特殊背景:

1,墙内那些能公开提到六四的官方喉舌,往往大力宣传在冲突中死亡的、乃至是被愤怒的民众虐杀的军人的惨状(我记得,我接触过六四事件的墙内舆论报道之中,非常频繁地提到,有年轻的军人被市民点火烧死,尸体还被挖出内脏。那些恐怖的照片,已经到了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地步),但是绝口不谈那些导致军民激烈冲突的真正原因(此前政府的各种腐败失职行为,和严重的通货膨胀,已经引发民众的仇恨,且军人先向没有武器的请愿民众开枪)。这当然会让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的当今墙内人,把游行者当成“暴徒”。

2,也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墙内官方宣传把“镇压六四”与“和平发展”、“经济起飞”这些毫不相关的因素,给挂上了钩。
官方舆论暗示:正是因为六四被镇压,等国“恢复了安定”,才有了后来的经济高速发展(然而,经济发展其实是入世的结果,与CCP的统治没关系,跟六四更是八竿子打不着);
而如果没有当年的开枪,等国就会变成苏联乃至东欧,陷入长久的经济衰退(等国官方舆论一直在对国民夸张地描述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困难,以吓阻民众对“和平演变”的向往)。
这样一来,不少良知尚存,知道“向学生开枪不对”的人,也会糊里糊涂地觉得:“这件事虽然政府做得不太好,却是某种必要的代价,否则国家就会像苏东那样变乱、变穷,我们也没有好日子过。”(毕竟,等国历史上的政权更迭总是伴随着社会秩序大崩盘和人口锐减,国民在这一问题上有着群体创伤。)

——直到现在,等国人也许才能意识到(很多人至今还意识不到),33年前的枪声和鲜血,对他们真正意味着什么:早在33年前本该死去的那个东西,活了下来,它会把他们抹杀了良心才能心安理得的过着的“好日子”,统统毁掉,正如它在武汉、西安、瑞丽和上海所作的那样。

喵兆銘 boosted

受不了了,哪怕是布兰妮重获自由的消息都没有德普打赢官司轰动,上次这种奔走相告的景象是什么时候?弦子败诉?人类太差劲了。

喵兆銘 boosted

“我是中国人,无论到世界何处,在哪里生活也好,我都是中国人。所以今年中国所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很痛心。中国的未来究竟在哪里?我十分忧虑。我渴望自由,而且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自由。如果自由受到威胁,那是多么可悲的事。但是,这种悲痛的心情,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无论是谁都一定能够互相了解的,深信那一天的到来。我将会为此歌颂一曲,最后带来新曲〈悲しい自由〉。 ”
——邓丽君演唱〈悲しい自由〉前的独白(译自日语),1989年10月

今天其实被太多的德普支持者吓到,没想到打开长毛象能看见大家继续好好说话,为女性发声,真是太好了。

喵兆銘 boosted

陪审团如图,几个男的几个女的有眼睛都能看见。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们不相信女性,如果我坚持去slut shame不完美受害者,没人会相信她们,难道指望男性良心发现吗?男性可是一直在等着这一刻,一直!一直!DP和AH的事从来不是娱乐事件或夫妻扯皮,就是男权的蓄力反攻,严肃至极的历史性事件。
很多人说琥珀的1500w赔偿预示着MeToo的死亡,其实MeToo在我心里早就死了,我女权觉醒后从未因MeToo感到powerful过。
MeToo期间,本马达等一系列本身就有性骚扰风波的韦恩系男郎美美隐身,*梅丽尔斯特里普、大表姐、妮可基德曼*这些韦恩系女郎反被推上风口浪尖遭受疯狂的网暴,其中大表姐的事业几乎算是被摧毁。
一场MeToo是远远不够的,社会的厌女本性超乎想象,男性一直攥着权力,就等一个机会。
至今,MeToo除了扳倒韦恩斯坦外一无所获,这还是因为韦恩斯坦实在太过丧心病狂和明目张胆,后期留下了很多确凿的证据。
此外,我不记得有哪个白男真的被击倒了,反倒是同期很多趁着风头鼓起勇气揭开伤疤的受害者事业严重受损。
波兰斯基能收获业界联名签名,阿黛拉却因为反对他被整个法国电影界半封杀(她很要强,没把话说这么直白,但她从公开反对那一刻起至今没有接到一部电影拍,原因不言自明)。

一句话结束我的愤怒,Amber在那份令她背负上1500w美元债务的专栏文章里说,离婚后,她感受到*我们的文化对大声说话的女性有着全力的愤怒。*
因为代孕的事我不在人格上喜欢她,但她这句话足以让我铭记终生。她是对的,我们讨厌大声说话的女性,我们讨厌说不的女性,所以我要此处超级大声逼逼!!!请支持约翰尼·德普的人滚出我的世界,相应地,我也滚出你的世界。

Show thread
喵兆銘 boosted

这所有事的恐怖之处在于我们慢慢地失去了声音,MSN Yahoo Facebook Ins YouTube Google Amazon LinkedIn Airbnb Uber Kindle
这些所有的不会是结束,仅仅只是开始,很快世界上中国的声音就剩下流氓战狼外交部,墙内人的声音越来越难被听到,一块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十几亿的人口,就这样在地球上变成了一块发不出声音的沉默之地,大家提起来的时候都会说,啊,那个地方啊,不知道怎么回事,到底什么情况,whatever,who cares。大家提起这个地方就像提起某个某天突然人间蒸发的人,多了些不方便,但慢慢地大家也就都习惯了,离了谁地球不是照转呢,所以也无关紧要就这样假装无事发生。外企外资退出中国,外国人离开中国,中国大学退出世界排名,中国开始经济内循环,中国要玩自己独裁的游戏,世界上没人愿意再奉陪下去。

我还记得一年前我家大总统做手术住院,那个隔间在窗户旁边,搞得路过的人都扒着窗户呼朋引伴看大胖猫,然后嘎嘎乐表示没见过这么大的猫。医生为了工作不被影响把他转单喵间了。结果人是没来围观了,医院的猫猫狗狗似乎互通了小道消息,隔一会儿就有来观察。在这一切发生之前我刚刚因为觉得他瘦脱相了喵喵大哭来着……

去驱虫被医生说需要减肥了,可是现在已经是这个家伙减肥成功的结果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们俩都非常绝望。:blobcatcomfsob:

喵兆銘 boosted

朋友圈有人转发小视频,讲毛泽东要求抽调干部编写教材,以显示毛泽东时期对教材的重视。视频里出现了六位编写教材领头人的名字,我简单一搜,在文革时期无一不被打击过。
吕叔湘和叶圣陶是这六人之二。吕叔湘在《怀念圣陶先生》中写道: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彼此不通音问。我听说周总理设法保护文教界的一些老先生,估计圣陶先生会在内,也就放心了。我自己则由隔离反省而集中学习,而下干校,又和二十多位同志于1971年初提前放回北京,仿佛做了一场希奇古怪的大梦。这时候虽然仍然受驻机关的军宣队、工宣队管束,已经基本上可以自由行动,于是有一天我就去访问圣陶先生。大概这个时候圣陶先生那里还是很少有客人来吧,看见我非常高兴。寒暄几句之后,他睁大眼睛问我—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你是什么罪名?”我说:“反动学术权威加走资派,双料打倒对象。”圣陶先生叹了口气,半晌不说话。后来互相交换熟人的消息,圣陶先生扳着指头算了会儿说:“我认识的人里边,死了的和下落不明的,十七个。”

想发猫图,但是这样好像在烧站长的钱 :ablobcatcry:

喵兆銘 boosted

阿兰德龙的孙女艾莉森!
我的天啊!
我终于明白莎士比亚老写十四行诗催他好看的朋友结婚生子是什么动机了。

喵兆銘 boosted

党的民族划分真的相当随意。

举例一些中国的“五十六个民族”中的其中一部分的来源。可以看到划分标准非常随便。
O “京族”是数百年前迁徙到岭南地区的越南人,其语言与越南北部的一些族群相近。
O “回族”其实是皈依伊斯兰教的汉人。中共建国初期大搞民族划分的时候把这些人划为所谓回族。
O “满族”与“满人”并不完全重合但是相近。满人 = 八旗在旗的人 = 旗人,加入八旗就是满人,没加入就不是。满人的来源有归附的汉人、蒙古人等。从这个角度看,满人更像一种政党身份而非所谓的民族。
O “朝鲜族”是由于种种原因从朝鲜迁徙到中国的朝鲜人。
O “俄罗斯族”是由于种种原因迁徙到中国的俄罗斯人。
O “壮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这个概念,这个名字也是周恩来起的。当年中共搞民族划分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广西这一片的调查员把一堆岭南的各种部落、部分汉人通通划分为了壮族。(当时还不叫壮族叫僮族)
——————
更新:
O 彝族(来自评论区象友补充)
O 高山族 (评论区象友补充)
——————
更新之后我把“主流汉人称这些人为回民”这段话删掉了。以及修正了对于朝鲜族与俄罗斯族的描述。向大家抱歉orz

Show older
咱比格犬受不了这委屈!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