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平时发的嘟嘟只有一种:
赞美各类美貌猫猫

不要因为我随手截图了一下霸陵团伙就觉得我是个好人(。

Pinned toot

原则上不占用本站的资源,不过实在是忍不住很想截图纪念一下自己受到损害的眼睛。

赌站团建是“辱bgme”,还给这门学问取了个雅号叫Ruby 学。

Seriously 我很怀疑这种行为能免于被评价为霸陵,毕竟bgme 站长讨论是否该弃用苹果手机的嘟文下不见这些赌站用户正面直接地进行讨论,一切都只是暗搓搓地贴了嘟文地址然后发表嘲笑而已。

想亲猫!从tl 上随机抽取一位猫猫抓过来赛博狂吻!

有些猫爪的粉嫩程度会让人感到怀疑:这么粉的jio 是真实的吗,主人能不能捏一个我们看看

师太家里的严格来说都是黑白双色猫
雷克:黑黑黑黑黑白猫
昆昆:黑黑白白猫
白白:白白白白白黑猫

这是一个资深双色猫养育者,爱奥利奥的朋友请向她致意。

简体中文人这德行怪不得别人唾一句“只盼着人坏不盼着人好”

这德行太难看了。

Show thread

很多教育都没有“用”,作为教学来说理论脱离实际,但是没有这样的基础,很多人都不可能更进一步自己学语言。

初高中阶段的外语教学是不是够科学能让人学到很多实践性的东西是一个话题,该不该彻底废除外语教学是另一个。

没有初高中时的基础我不可能在大学后靠自己学来提升语言能力去和人对话。0 词汇量和0语法知识直接去外语环境,能学好这是天才而不是普通人。

很多人在讨论社会问题时也太容易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没有在初高中阶段接受良好的英语教育所以它被废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请问一起被废止的城里的学生是不是就该和您一起倒霉,大家均贫了您才满意?

简单粗暴地求教:
日本专门学校毕业的留学生就业率如何?哪一些专业适合无基础的普通外国人入读后找工作?如果想要留日长期工作的话,应该念专门学校还是干脆读一个硕士?

@help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人要冒出来安抚大家:相信沉默的大多数的德行!眼前的悲剧是一种被人为描摹的假象

我们,你们,他们,身边沉默的大多数要是值得信任,今天的生活怎么也成不了这样。

长这么大没说过软话。知道自己根本是在火上浇油但根本控制不住。

我自己就算了,生活在这里的其他人也非上路灯不可吗。

被压抑得想杀人的欲望膨胀到了一定地步,给自己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杀人,“让他们上山下乡!再来一次文革!”和冲进幼儿园大杀特杀的本质是一样的,不用把自己看得那么悲壮。

一代又一代重演的是塔克文联合平民驱逐贵族寡头的故事。国王通吃,贵族为了活下去依附王权空前膨胀的过往,而平民仍旧一无所得。

Show thread

当然如果要指责医疗资源和教育资源流向大城市,那也没有错,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如何将教育医疗等等等等的资源输送到更需要这些的地区里去,这可不是靠把人送去上山下乡或者干脆挂路灯就能解决的。

罗伯斯庇尔杀人如麻,不久后法王室就复辟了。

Show thread

小镇做题家和大城市二代的划分其实很粗糙,因为种姓制度其实是个划分详细的精密的等级系统。

一个月一万块补习班、不高考也能去海外求学的市民子女在城市里也是少数,考不上高中就只能去职校念,出来后去卖冰淇淋,家里没有房子或只有老公房,父母去世后甚至就得为栖身之地发愁……这样的市民二代和小镇做题家的同龄人差别有很大吗。

仇恨和撕裂指向想象中的个体。很没意思。

抹吉猫和ninja 猫长得好像啊,想拉个郎⬇️

有时候会觉得是人类被猫驯化了
一代一代,筛选出了部分看到猫就眼冒红心多巴胺加速分泌的人类

别再吹某个一神教宽容了,再宽容还能宽容过完全放弃规训信徒的飞天面条吗(。
太奇怪了为什么谈论宗教宽容非要求求助于一神教,请问哪个一神教得势后没干出焚书坑人的事。

Show thread

中世纪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到底宽容在哪,或者说该怎么定义中世纪为好?

信理部焚书的同时有修道院在无知无识的情形下保护了《古兰经》,如果这是一种宽容,那宗教裁判所烧人的同时有没有展现出同等宽容?

允许不同宗教的有经人在国土上生活是一种宽容,但换个不宽容的虔信徒哈里发马上就血流漂杵。

在人道主义和思想自由正式被当成共识谈论谈论,鼓吹任何一种宗教宽容作都显得居心叵测。

本账号不欢迎赌站站长的姐妹花关注。我这边的置顶没撤就跑来加关注尾随,好歹删一删自己的互动记录再来做卧底窥屏号啊。对不对。

你澳之所以会留着Scott Morrison 这种会给从印度返回本国的国民判刑的狼性人做PM (ref:reuters.com/world/asia-pacific ),除了德匹下之类形而上的解释之外,更重要的是反对党Labor 无人能打,选不出有魅力的党魁应对Lib-Nation 的联盟

具体情况大概和英国的工党差不多。

左人,你们不行。

我喜欢女作家。我喜欢她们写的故事和人物,喜欢她们的视角和笔触。

我喜欢女作家是因为太多男作者无法写好女人。

如果觉得这妨害了文学的纯洁性让政治正确左右了审美,说明观点持有者的审美一开始就是性别化的。

你澳摊上 Scott Morrison 这样的首相绝对是福报

Speaking at the Australian Christian Churches national conference at the Gold Coast last week, Mr Morrison also called out identity politics for being “corrosive” to society, and revealed he used the Pentecostal practice of laying on of hands while meeting people at disaster relief centres.

ref: smh.com.au/national/pm-gives-r

这位肯定早就忘了澳洲宪法规定澳大利亚是个世俗国家,必须政教分离。

眼看Coalition 还能继续领导四年四年又四年,大家一起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