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toot

我平时发的嘟嘟只有一种:
赞美各类美貌猫猫

不要因为我随手截图了一下霸陵团伙就觉得我是个好人(。

Pinned toot

原则上不占用本站的资源,不过实在是忍不住很想截图纪念一下自己受到损害的眼睛。

赌站团建是“辱bgme”,还给这门学问取了个雅号叫Ruby 学。

Seriously 我很怀疑这种行为能免于被评价为霸陵,毕竟bgme 站长讨论是否该弃用苹果手机的嘟文下不见这些赌站用户正面直接地进行讨论,一切都只是暗搓搓地贴了嘟文地址然后发表嘲笑而已。

不过就算不整洁不美丽不散发香气的mtf 也没什么错,上述嘟嘟充满了直女带凝视的刻板印象

又回到了老问题:怎么夸奖才是对的(。)

Show thread

依稀看过几位外国mtf 的照片,我觉得她们很有传统意义上的女人味,起码比我女人多了

想夸也不知道怎么夸,最后就算了(。

文明社会需要全性别厕所,免得同样的话题车轱辘一百遍还影响我继续在心中赞美mtf 姐姐们(。

Show thread

怎样夸奖才是没凝视没骚扰的正常夸奖我也不是很懂,会直接艾特心仪的男演员发出鸡叫的女性博主感觉也不是特别注意这个(不特指大师姊对甘雨)

也真的很难不把这一切推到强奸文化盛行的环境,谁都不知道怎样表达好感才是尊重的——才能不冒犯人。

翻译者如果不介意砸在自己手上出不了的书稿pdf 以免费分享的形式传递出去,请考虑不用百度盘,放到libgen 或者b-ok 上都好,用别的网盘也行

放上百度云对没法用百度云的用户真的困扰,就是干看着并感到着急……

I'm so mean.

试图共情肖战之类已经通过各种方式攫取大量公共资源的流量明星是不是再次让人回想起“等国老百姓很容易共情统治者”这条铁律呢。

因为他占据的资源如此之多,夺走的东西也如此之多,试图同情和理解他的“不作为”简直跟同人女一厢情愿意淫水表圈人物的喜怒哀乐一样

就还挺好笑的。

传统左派脱离普罗大众所以普罗大众转向另类左右派有错吗?没错。

亚裔左派能不能也稍微脚踏实地一点。拜托至少别让我们这些困在泥沼里的人觉得我们只是被提起来用来激发怜悯激发同情的客体——“你们好可怜,放弃了获取爱的通路”——如果我们每天都担心走出家门会被泼硫酸,就根本没办法去关心爱不爱的。

而且说到底还是在以“爱情是必需品”的观点去看待爱情。没有爱情的人是可怜虫吗,就该被这么俯视着看吗。

非常高兴您找到了符合基本要求甚至超出要求的伴侣,但这对大部分女人来说都是奢侈。一名条件稍好的印度女性在评价自己通过父母介绍得到的丈夫时表示满意,“Because he is well educated”。等国乡村的男性有几个把高中上完了?

Show thread

我老了,反应比较慢,不过看到有人在评价“爱多么珍贵亲密关系多么迷人我很遗憾国内的女权主义者义无反顾抛下她们”的时候,这位朋友真给我一种外宾感。

大部分大陆女性找得着能提供正常健康亲密关系的大陆男人吗,可别说什么往外找,走得出国门吗,找得到这样的正常伴侣、而不是又给自己找了个老白男当爹吗。

如果大部分女人在这件事上有困难的话,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话就少说几句,免得愈发远离真实的普罗大众。

0.大部分网文读者没品味的原因在于轻审美重道德的教育
当然现在的教育在教什么鬼道德没人知道,说不定人人都要下地狱才是真实现状。

Show thread

一般来说越是水平烂的简体中文创作者越喜欢推销“你努力就会被看到”的成功学神话,不仅是因为本身对创作环境恶劣一无所知的麻木,也因为复读这样的成功学神话是仅剩的安全感来源

真实的情况可能是这样的:
1.大部分网文读者没有什么品味
2.大部分网络作者为了赚钱必须找到读者品味的公约数
3.被2的作者生产出的大部分网文是垃圾

网文包含商业作品和同人作品。

暴论结束。

对bgme 站长有不满和私怨都可以理解,不过把私怨带入到评价“嘲笑和骚扰行为正确”与否里实在太迷惑了。

不展开了,毕竟不是人人都和赌站姐妹团一样热衷于把生命浪费在观察、侮辱和骚扰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

Show thread

人类真的不行啊。把日常辱骂daizhige 搞成团建搞成学问的有几个。不是daizhige 又出了新的骚操作谁会多给他一个眼神?说“会”的人请自己出列去跟daizhige 道歉不要拉人共沉沦。

Show thread

几天了还在闹这个事真是让人吃鲸。

共情姐妹团的人既然非要用“我们都曾有过拉帮结派一起说某人坏话的时候”来证明“一窝蜂凑一起说些羞辱人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位朋友,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有着靠侮辱和骚扰别人享受快乐的丰富多彩的童年!谢谢!

在判断一个行为的合法性时比较常见的渐进式推论是这样展开的:
1.这个目的是否合法/在毛象的讨论环境里,“合法”常常指的是自然法,或者干脆指的就是是否合乎道德
2.采取的手段是否能实现这个目的/代入一下,就是“不定期在私底下侮辱Bgme 站长可以实现推广PTSD 正确定义的目的吗?”
3.这个手段本身与目的是否相适应?判断手段是否过激,最简单直观的方法是,看有无可实现同样目的而更温和的替代手段,如果有,那此时被评判的手段很容易被判断为不合适

实际上到阶段2就能看出这个骚扰、截图并侮辱的手段根本起不到推广正确定义的目的,一切用“我们都是为了PTSD 患者”做借口的辩称都是狡辩。

Show thread

你谈手段是否正义,对方辩称“这手段服务于更高的目的”,既不讨论这手段本身是否会导致严重后果,而这目的是否足够高尚、高尚到能否正当化可能带来严重危害的手段——当然也绝对不谈啦!为什么要谈这些?只要我有个高尚的目的,我当然可以想怎么辱人就怎么辱人,想怎么嘲笑别人正常的讨论就怎么嘲笑,想怎么偷偷截图别人上锁的嘟并在私下侮辱就怎么做。

我愿将其称为中文特供正义论,也别分什么简中繁中了,一个伟大的目的justify 全部卑劣手段,这很特色。

Show thread

所以说现在的进展是Bgme deserve it(“警惕神化站长!”)那被截图锁嘟的师太也deserve it 啰,请问师太做什么了?还是那个“警惕神化站长!哪怕她的站就对朋友开放!”的逻辑吗?我就问一句师太做什么了,需要这样对待她?被持续观察嘟还被冷嘲热讽的其他小姑娘也deserve it,这无伤大雅吗?

而且事件起因都是去年九月的事儿了吧,把这件事搞成跨年嘉年华,辱这个评那个的,把自己放评委席上傲慢地嘲讽所有人,事后等别人讨论这种行为不对又开始“我们只是为了推广正确定义”——哦卖糕子,这跟杀人全家证自己的道的逻辑一样一样的。我就问一句:你的手段配得上你的道吗?

很多人谈论“正义”就喜欢谈论“目的”,我现在要讲一句:抛开手段谈目的是耍流氓。

屁股坐歪到这地步了还指责别人理中客。对kiokio 女士有好感是正常,对不熟悉的人冷漠也是正常,大家都是缺德的正常人,别自我感觉那么良好。把自己的站队解读成中立,把别人的义愤解读成站队,骚扰霸陵人的行为就能被忘记了吗?

不是喜欢盯着别人的锁嘟看吗,敞开来给你看。

Show thread

kiokio 女士是不是很得意,因为自己的bullying 小团伙确实逼得人删了toot ,不过这个小团伙(乃至扩大到赌站本身)留给别人什么印象,可是kiokio 女士控制不了的。

要不这样,再有路人发现另一件欺负别人的事,就再再次楚楚可怜地写一篇小作文解释一下为什么欺负抑郁症患者?

有些手段是没法被任何目的正当化的,至于这里,抱团嘲笑骚扰普通用户,恐怕也不能被“传播PTSD 正确定义”这样的伟大目标正当化。

任何试图用“情有可原”来解释嘲笑行为和骚扰行为、并认为这样做因此是正确的人,不妨也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是这样的人吗:是为了自己爽随便骚扰或在半公开场合侮辱人、事后还给自己开脱说只是意见不合的懦夫吗?

以及情有可原个屁啊。屁股坐歪还哭着要人中立看待事件始末太好笑了,好像少年犯他妈哭着求受害人谅解:他杀了你全家,都是有原因的!怎么的,有原因就得当庭被无罪开释是吗。

我平时发的嘟嘟只有一种:
赞美各类美貌猫猫

不要因为我随手截图了一下霸陵团伙就觉得我是个好人(。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