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2022年11月26日 白纸革命的发起者,一南传女大学生,“白纸女侠”,值得被历史记住她。

@board
应付简单查手机-ios
屏幕使用时间-内容与隐私访问限制-内容访问限制-app-不允许
返回主页之后大部分app都不在了,留下的基本都是系统自带的,问就是手机刚买还没来得及下软件/手机屏幕碎了寄出去修怕被知道隐私把软件卸了/自由发挥,希望大家都用不上,或者常备备用机,保护好自己,be water

在推特上看到有抗争的当事人说,“为了一个人的基本权利,此刻没有男女”,是的,站出来抗争的时候不分男女,但是被如何对待就有男女之分了。

上海乌鲁木齐中路开始抓人时,看到先抓的是几名女生,可能是认为女性比较“好抓”,而抓捕过程中甚至有意侵犯了女性抗争者。被带走经历审问的女生提到,警察问她为自保而死死抱住的那名男生是不是他男朋友,“你们居然真的不认识?你抱你男朋友有这么紧吗?你爸妈知道你抱一个陌生男人这么紧会怎么想?”说她又懒又宅怎么找男朋友,你头怎么这么油?几天没洗了。再有伦敦街头声援的当事人提到,当两名女性发表自己的讲话时,被嘲讽被打断,甚至被自己的女性同胞议论和蔑视。

我相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抗争中的女性遭到这样的对待,我们还能在人群中抹除自己的性别,说“此刻没有男女”吗。我的想法是,如果遇到晦暗不明的表述,应当主动将“她”本该存在的形象描刻出来,千千万万次,直到不能被抹除为止。

Show thread

太震惊了,在推上看到华涌出海钓鱼发生危险不幸去世了,早上看到时还以为又是有人在造谣,现在似乎得到确认了...天,最初知道他还是在2017年冬天北京清理低端人口时,他由于拍摄记录,被警察一路追捕,最后在天津的朋友家终于被警察找到,凌晨,外面是警察在敲门,他发推特录下视频说“他们来了!”又交代了想对女儿说的话。那一夜我全程见证。我记得他说:“爸爸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你们这一代人不要再经历爸爸和爷爷们经历过的事情。爸爸想要我们国家好起来,应该公正、公平、自由、民主、言论自由,人人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在阳光灿烂的大街上说真话。我愿意用我的肉身、用我的躯体,去捍卫一个公民说真话的权利、一个公民做人的权利……”随后他去开了门。那一夜给我的冲击太巨大了,又想起那时的许多个夜晚北大去帮助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马克思读书小组,由于岳昕等成员被捕,会在微博上不断注册新的账号发送海报告诉大家深圳正在发生的事,而我那时能做的也只有转发、不停转发。

此后的这些年,看到华涌流亡到泰国,后来又到了加拿大。我看推特的频率较低,所以也渐渐失去了对他的即时关注。几年前看到过岳昕和她的朋友们出来了的消息,我牵挂她如今过得怎么样。这三年,由于新冠这一以贯之的长久的痛,从前的痛都显得很模糊了,今天看到华涌以这种方式离去,许多许多那些年的片段忽然交织在眼前。那天在网上看到有人说”我们的国家为什么变成了这样”,有人回复说:“你的国家一直这样,只是你从前不在乎。”一直在乎的人以各种方式离去了……前路却仍然模糊漫长。谢谢华涌以及像他一样的我还不知道名字的所有人……愿你安息!

@board 想跟大家提个醒,那个很多人都在转的“装腔classic”公众号是抄袭川大常识且拒不承认并威胁川大学生的赫兹实验室,就是喜欢消费大家情绪这套。抄袭川大学生事件具体可以看这个mp.weixin.qq.com/s/OWyrTEpR67H
(装腔明确提到了自己就是赫兹的原文见评论)

已经有人在说那些学生都是炮灰,自我感动,没有脑子了。我作为退学过的人,还因此被网暴过,被拿来像荡妇羞辱一样羞辱,所以特别地理解这些孩子,他们赌上的是什么。尤其现在就业情况大家都清楚。

那些人说风凉话,说他们是自我感动,没有脑子,被当成炮灰活该,他们说话之前和之后地球不会有任何变化。

我希望的当然是这些孩子永远不要被推出去当炮灰,但当他们已经走了第一步的时候,我们这些大人能不能当个人?不要让他们白白付出,不要让他们白白牺牲。你起码保持良知都还算你是个人。

更何况这是有前提的。这并不是学生真的吃多了又不用赚钱心血来潮无中生有发起的东西。这个前提是十位同胞的枉死。枉死。并且枉死之后还被扣了非常脏的一口黑锅。

在这样的情况下,嘲笑他们是没有脑子自作聪明的炮灰,说风凉话嘲笑的畜生们,你们良心被狗吃了。

喷了

Phil Foden created as many chances against the USA as Raheem Sterling, Mason Mount and Harry Kane...⁠

Phil Foden did not play. 🙃⁠

不雅词汇 

汪小菲和习近平都能霸占热搜榜,谁谁谁霸占又有什么出奇呢

#弱吧老贴怀念# 警匪对峙十几个小时,气氛紧张,最终警方率先笑场缓解尴尬。

——公孙闬 (发布于2014年) m.weibo.cn/status/ICXRTDtJM

世界杯小组抽签的第一档,括号里是世界排名

一 二 三 四 五 七 八

怎么少了第六? :aru_0560:

第六在度假! :aru_0590:

2019年12月,当局拒不承认新冠病毒的存在,惩罚披露病毒的医生。因为豆瓣网友发布消息,我才及时买到口罩。很快,口罩断货了,在日本的亲友寄口罩给我。

2020年初,当局终于承认新冠病毒,为时已晚,死了许多人。一些城市封城了,停止对外交通。微博上的蛆头(照当局命令行事的网络打手)对病人和家属实施网络暴力,说他们是骗子。
给我寄口罩的日本亲友,家在武汉,他们无法回国,我帮他们转寄防疫用品到武汉。

2020年上半年,病毒十分凶险。整个学期我都在网络教学,连续九个多月住在几乎无人的校园里。
但广东的日子还算过得去,也没有“封闭校门”一说,出入自由。

2020年3月,一个广西的首饰商在微信告诉我,她们的工厂已复工。4月,街上的商铺陆续开张。

2020年8月,出现“核酸检测”这一新鲜事物,医院的人来学校给教职员做核酸,准备9月学生复学。
此时我短暂地幻想,似乎生活正在恢复正常。

2021年2月(好像是立春后),“健康码” 和 “行程码” 上市。情况急转直下,全国人戴上电子镣铐。

连续不断的大规模核酸检测,把筛检出来的阳性病毒感染者当罪犯对待。核酸检测结果与健康码即时挂钩,感染者半个月内曾经走过的地方、与ta有关系的人、与ta有时空交集的人、这条人链上辐射出去的方圆多少公里的土地——全部封锁。

乃至整个区县,整个百万人口、千万人口的城市,都封锁。封锁区内的人,停工停课,不给他们饭吃,不让他们看病,不准开门做生意,运气好的人偶尔可以买到极度昂贵的食物。
封锁手段严酷的地方,用铁皮墙围堵居民住宅,把居民的家门钉住,连救护车和消防车都无法进入封锁区。人们死于疾病,死于火灾,死于饥饿。只有权贵阶层,才能获得政府统一配给的生活物资。

“防疫人员” 时常三更半夜破门而入,说你与病人有过接触,强行将你拉走,送去卫生恶劣、无衣无食的隔离营。
2022年上半年,上海的父母与婴幼儿分开隔离。许多地区,当你在营里隔离的时候,家中宠物被 “防疫人员” 打死,物品洗劫一空,衣服被褥家具浸泡在消毒液中全部损坏。

从2021年2月电子镣铐出现之后,病毒越来越温和,全省单日8588例感染者中只有347例有症状(2022年11月22日广东卫健委通报数字)。
但封锁越来越残暴。大量的行业灰飞烟灭,大量的人失去希望,失去生计和生命。

【禁止转出长毛象】

不再解释了,累了,我又不是做义教的。只有一点还是不甘心想说,ftm跨男去上男洗手间,mtf跨女去上女洗手间,这不叫抢占男洗手间/女洗手间资源,人家本来就是男性/女性上那个性别的洗手间很正常啊,你说“明明有性别友善的洗手间,为什么总是要去本来就排长队的女洗手间”,为什么?因为她们是女的啊???你为什么不去性别友善洗手间,因为你认同自己是女的,她们也是女的,为什么规定她们只能用性别友善洗手间?你规定我们这样的非二元只能用性别友善洗手间,我觉得也算合理,但你凭什么认为跨女去女洗手间是占用你们资源她们应该去性别友善洗手间?你这不还是恐跨,认为跨女根本不是和你同样平等的女性,而是“另一种性别”?

Show older
大声骂街比格犬

站民的主要成分:比格犬、社交功能损坏患者、性少数、避世者。站长独裁,规则里没写具体的都是站长和管理员的自由裁量空间,谢谢大家拥护!邀请大家公投的时候请积极参与,让我们一起来假装这是一个和谐开明的民主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