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more

吸入诱导 和 “一捂就倒”

说我没做过吸入诱导,那也是不准确的。我做过大鼠的吸入诱导。非常草率——七氟醚蒸发器,管子连到一个可以封口但还透气的盒子里,流量开到3%。过两分钟,迅速开盖,迅速把张牙舞爪的鼠拎到盒子里,再迅速关上。
5秒之后鼠开始打醉拳,1分钟之后,取出鼠,脸上七氟醚小面罩,鼠让你为所欲为。

对人的吸入诱导是怎么做的?
我没做过,只听过相关的课程。知乎上这篇讲挺好,我就不买弄了。
zhuanlan.zhihu.com/p/35827622
其中“肺活量法”,有提到:
“让小儿用力呼出肺内残余气体后,将面罩盖于小儿口鼻处并封闭之,嘱咐其用力吸气并屏气,当小儿最大限度屏气后再呼气,可能此时小儿意识已经消失。否则,令小儿再深吸气、屏气和呼气,绝大多数小儿在两次呼吸循环后意识消失。”
两次深呼吸,意识就能消失。

当然犯罪分子不太可能有蒸发器。回顾历史:在19世纪初,施行全麻时,是将乙醚、氯仿简单地倒在手巾上进行吸入麻醉。具体效果么,正如陈医生所演示的那样,1分钟。安全性——可能会死人。
这算不算“一捂就倒”?大概达不到气管插管所需的麻醉深度,但让犯罪分子为所欲为,应该是够了。

Show thread

江宁婆婆说没有一麻就倒的药。
微博陈大夫就迷奸致死事件科普了七氟烷。
陈大夫希望警方追查七氟烷的来源,毕竟是管制药品。
为了证明七氟烷“一麻就倒”,陈大夫违规使用了七氟烷(在自己身上),录制了视频,证明一分钟就倒了。
陈大夫跟警方自首,清空微博,院内处理也少不了。
现在整个微博都在哈哈哈哈。
豆瓣:一麻就倒挺夸张的。
豆瓣:撕逼的新高度。
依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强奸犯可以轻松搞到七氟烷,为什么管制药品可以网购。就,挺绝望的。
反复想起B站事件那篇报道的一句话,大意是,在已经倾斜的天平上谈论中立,只能加速天平的倾斜。

#豆瓣
一个医生(id:妇产科的陈大夫),为了跟一个警察(id:江宁婆婆)争论一个不是自己科室相关事情(麻醉药)
在严打的时候,拿出了严格管禁的麻醉药
自己花了差不多一分钟把自己迷倒
还录了视频发到网上
现在自己去自首了。(涉嫌非法获取非法使用)
douban.com/group/topic/2115229

>>这件事居然被发在哈组,简直让人心寒。一个医生到底为什么不惜以身犯险来证明江宁这个王八蛋说得不对?居然需要她这样来证明和警告大家有危险,而最后她竟然被发在哈组嘲笑。真是心寒。

有人被带黑头套抓起来,是因为微信联系移民律师,提到了政治庇护这四个字

Show thread

緬甸真的鎮壓了。。。

// 緬甸安全部隊週日向抗議者開火,反對緬甸軍事統治的示威活動進入第二週。

沒有立即確認死亡人數,政府也沒有發表評論。

這些士兵星期天被派往北部克欽邦一個發電廠鎮壓抗議活動。抗議活動的視頻顯示,軍方人員向人群開槍驅散人群,但不清楚子彈是橡皮子彈還是實彈。

美國駐仰光大使館警告說,當地時間凌晨1點到9點之間,有可能連夜發生互聯網中斷。

//

voacantonese.com/a/5778470.htm

这个垃圾翻译使我对商业化音频节目的盈利模式多了一点理解:
播客,为不行的创作者创造信任溢价。

骂人 

冲去 goodreads 写了一番恶评!骂你三百字真的不要怪我苛刻,实在是你译出的语病满坑满谷,原文摘录已经可以构成辱骂。

Show thread

骂人 

黄立俊你看看你译的这是现代汉语吗,这一处语病那一处语病的真是冤枉了我买书的五十八块钱

「原来这爱意不是没有被看到,原来有些情感和思想可以抵御统治者无理的支配,在言语禁止的世界留存。」

做宝可梦.jpg

Show thread

大年初一武汉城里菊花卖空。当初公布死亡六千的数字恐怕得加个零才够。

Show more
社交功能还可以抢救一下

是一個自閉站點。 不允许以公开、不公开和关注者可见权限发布任何泄露三次元隐私的嘟嘟,比如自拍、姓名、详细到省级以下行政区的定位、工作单位或学校、中国商业社交平台对应身份。 不允许将联邦宇宙中文内容无授权、不打码地发布至中国大陆商业网站。